為了兒子,我和他同一年結婚,聽到老伴和他女兒對話,我立刻離婚

為了兒子,我和他同一年結婚,聽到老伴和他女兒對話,我立刻離婚

何靜蘭是個不幸的女人,一生充滿了各種的坎坷,她是家中的老大,卻也是最不受寵的女兒,父母重男輕女,家裡有好的都只會留給後面兩個弟弟。

24歲的她已經出落得楚楚動人,認識了一個貌似十分老實的張軍,張軍對她的溫柔呵護,讓從小就缺少溫情的她很快就接受了男人,不顧父母的反對,就草率的把自己嫁給了張軍。

當時的她只想迅速逃離那個冷冰冰的家,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她是出了虎窩又進了狼圈。

張軍是個大孝子,什麼都聽母親的,而張軍的母親年輕時就被家婆欺負慣了,在她的認知里,家婆就是該這樣對待兒媳,剛進門的何金蘭已經有了一個月的身孕,可是她並沒有因此受到家婆的好好對待,懷著孕的她在大冷天要洗一大家子的衣服,要做一大家子的飯菜。

晚上向丈夫抱怨,遭到的卻是丈夫的責罵。生完孩子第三天,就因為家婆的挑撥離間,被丈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有了第1次就有第2次,每一次當她和家婆發生爭吵,丈夫永遠是站在家婆那邊,對她不是打就是罵。

何靜蘭提過離婚,可張軍死活不同意,以孩子做要挾,說離了婚他就看不到孩子,何靜蘭為了孩子一忍再忍。

時間如流水,轉眼兒子也5歲了。何靜蘭的日子過得太苦,還好有兒子,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只要聽到兒子軟軟糯糯的叫著她媽媽,她就覺得一切都是值得。

本來以為張軍只是脾氣暴躁,並沒犯過什麼原則性的錯誤,可是在兒子6歲那年,她卻發現張軍出軌了,而且還是在家婆的包屁下,家婆男人多幾個女人又怎麼了?說明她兒子有本事。

何靜蘭非常憤怒,就在她想方設法要離婚的時候,張軍和小三出了車禍,兩個人當場死亡。

一年後,惡毒的家婆也病逝了。

何靜蘭生活終於安靜了下來,她一個人帶著孩子雖然冷清,但沒有了吵鬧和責備,日子過得比以前舒心了很多。

當時的何金蘭30歲不到,人又漂亮,很多男人追求她,可是兒子張建軒似乎就是不想讓母親結婚,每當有男人靠近時,他就又哭又鬧,何靜蘭也擔心自己嫁的人會對兒子不好,於是她決定下半輩子都守著兒子過了。

所幸兒子還挺爭氣,考上了好的大學,又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還談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兩人談了幾年的戀愛,終於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

女孩的母親起初其實是一直覺得張建軍是單親家庭,家裡又沒什麼錢,並不同意兩人的婚事,可是女孩說服了她母親。

在結婚前,親家母還是向何靜蘭提出了一個條件,她說她們也不要彩禮了,就是希望何靜蘭能夠幫孩子全款買一套房。何靜蘭現在和兒子住的房子雖然是2房1廳,面積也還行,可是如果單獨住小兩口也可以,可再加上何靜蘭就太擠了,而且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生活,和家婆一塊住她總覺得不好。

何靜蘭算是聽出來了,其實親家母的意思就是不希望女兒還要伺候家婆。雖然何靜蘭覺得自己絕對不會像自己的家婆當初對待自己一樣去對待兒媳,但是人家的父母不放心啊。

親家母說如果沒有一套單獨給兩個孩子的房子,她就不同意這門婚事。

何靜蘭想著這些年供孩子讀書花了不少錢,她也沒什麼存款,兒子上班的時間不長,也沒有多少錢,而且買一套房後,又要還房貸,經濟壓力多大呀。

她不忍心兒子太累,她左思右想,想出了一個主義,那就是找個有房的老伴,把自己嫁了。把現在這套房子騰給兒子。

她進婚介所做了登記,見了好幾個,最後鎖定了一個有房,退休金也不錯的60歲的男人,叫譚世元。

男人有一兒一女,但是都在外地,很少回家。而她見了這個男人,覺得這男人不管是外形還是脾氣都還不錯。

而譚世元對何靜蘭也挺滿意,兩人一拍即合,決定打結婚證。

可是張建軍知道後,很不高興,說「媽,你都單身那麼多年了,還結什麼婚啊?而且我也馬上結婚了,你居然要搶在我前面結婚,別人還不知道會怎麼笑話我呢。」

兒媳婦也是非常生氣,說怎麼以前就沒看出來,何靜蘭是如此的不甘寂寞。

何靜蘭也不想又結婚啊,可是為了騰出婚房,她也沒辦法啊,又不能告訴兒子真實原因。她一咬牙,違背心裡對兒子說「我為了你都單身這麼多年了,現在你結婚了,我難道就不能找個老伴麼?」

母子兩最後不歡而散,結婚那天,兒子都沒怎麼理她。

可是何靜蘭結婚以後,卻發現自己再一次選錯了丈夫,譚世元非常摳門,每個月只給她1000塊錢,但是家裡所有的費用都是由何靜蘭管,男人美其名曰地說她是女主任,理應由她管。

何靜蘭要買菜做飯,要交物業管理費,水電費,1000塊錢根本就不夠用,她還要貼上自己的一千多退休金。

譚世元每天生活過得倒是逍遙自在,每天早上吃完早餐,他就和小區里的老頭去溜達,中午回來吃飯,睡午覺,下午又和別人去打牌,吃飯的時候準時回來。

那天何靜蘭感冒不舒服,去醫院回來晚了,一回來就看見了就看見譚世元擺著一張臭臉坐在沙發上,罵她怎麼那麼懶,連飯都不做。

而最後讓何靜蘭決定離開的是譚世元父女兩的談話。

她回來聽到了譚世元和他女兒的一番談話。

那天何靜蘭買完菜回來,剛準備拿出鑰匙開門,就聽到裡面傳來兩人說話的聲音,其中一個就是譚世元的女兒。

她應該是剛到不久,先是讚賞著房子打掃得很乾凈,然後接著她就說了一句「爸,我這個方法好吧?當初你還不願意呢,請個保姆一月得四五千,你把她娶回來,一個月1000,她幫你啥都做完了。」

何靜蘭一聽,頓時火冒三藏,進屋就和父女倆吵翻了,當天就辦了離婚手續。

收拾好行李走出門的何金蘭不知該何去何從,於是便想先回兒子家暫住一段時間,可沒想到的是來到兒子家,兒媳就直接給何靜蘭甩臉色,說什麼嫁出去的婆婆潑出去的水,既然都嫁人了還回去做什麼。

更讓何靜蘭傷心的,兒子非但不幫她,還幫著兒媳說,媽,你都幾十歲的人了,難道還不明白夫妻過日子,本就是會吵架的嗎?忍忍不就行了。

何金蘭嘆了口氣,離開了兒子家,暫時先住進了一家小招待所,然後在附近找到了一家汽車美容中心做洗車工,幸好老闆是個熱心的人,知道她沒地方住,就讓她住在店裡的隔間裡,現成的床,廚房。

何靜蘭心想自己以後也不打擾兒子了,只要他們小兩口過得好就行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何靜蘭確實是一個苦命的人,每次她都以真心待人,嫁給了張軍,一心做個賢妻良母,卻沒想到對方是個渣男。

為給兒子騰婚房,逼著自己出嫁,卻沒想到,最後還是嫁了一個老渣男,然後想重回兒子家,兒子兒媳卻無法卻沒有半點憐惜之心,將她趕出家門。

所以這個故事告訴大家,不是所有的真心都能換來回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