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自己的養女竟是老公白月光的親女兒,我無語至極

發現自己的養女竟是老公白月光的親女兒,我無語至極

1

  

  周六上午,我開始了兩周一次的家庭大掃除。

  

  放假在家的女兒和兒子也幫著我一起打掃,女兒萱萱負責自己的房間和書房,兒子俊俊同樣負責自己的房間以及廚房,其他地方則由我來打掃。

  

  忙活了大半天,整個空間都敞亮了不少,我的心情也愉悅起來,不覺哼起了小調。

  

  或是看著我在沙發上休息,萱萱拿著一個小鐵盒子向我走來,好奇地問:「媽媽,這是我剛剛在書櫃中發現的盒子,裡面是什麼呀?」

  

  我接過那個布滿斑痕的盒子,打開看了看,映入眼前的是一張老照片,上面有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和女人,以及我的老公李恆。

  

  盒子裡面還有許多其他的老照片,以及各類信件,隨手打開了一封寫有「李恆親啟」的信封,裡面的內容卻讓我不再平靜。

  

  「李恆,許久不見,我是晶晶。沒想到再次聯繫,居然是用這樣的方式。一個月前,高明在工地墜亡,工地只賠付了14萬元。高明已逝,我心已死,痛苦萬分,已經許久不得好眠,已決心隨他而去。

  

  你也知道,我和高明上無二老牽掛,周無叔舅姑婆可信,只是苦了我們的女兒萱萱。我知道你和你的夫人一直想要一個女兒,這世上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也只有你了,如果你和你夫人願意的話,不妨領養我的女兒。你們可以做她的父母,也可以重新為她取名。

  

  除去高明的後事喪葬費,和其他的生活費,現在卡里還剩下12萬餘元。我已經寫好遺書,若是你願意領養萱萱,這卡里的錢和老家的房子都歸你,若你不願意,就把這些替萱萱暫存起來,為她找個好人家。

  

  希望來世我們三人能再做青梅竹馬,但有幸福的結局。」

發現自己的養女竟是老公白月光的親女兒,我無語至極

  

  2

  

  我看著紙上的文字,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又翻閱了幾張信封,有高明、唐晶晶的通信,兩人的婚禮請柬,以及李恆沒有寄出去的,寫給唐晶晶的情書。

  

  可能是看我的表情不對,萱萱輕輕地搖了搖我的手,問:「媽媽,你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我看著我平時萬分寵愛的女兒,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去面對。

  

  不過平日教導她不要翻閱他人的物品,按照她的表現來看,應該是沒有翻動裡面的物件的。

  

  我快速把手上的照片和信件放入箱中,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沒什麼,我只是胸口突然有點悶,可以去幫媽媽倒杯水嗎?」

  

  喝完水後,我讓兩姐弟去房間寫作業,獨自去書房梳理著信件和照片傳遞出來的信息。

  

  反覆查閱和確認後,我才接受了這個事實,我的養女是我老公白月光親女兒的事實。

  

  3

  

  我和李恆相識於2009年的一場相親中,那時我28歲,已經是別人口中的大齡剩女,也已經進行過多次的相親。

  

  他也是28歲,不過據我的介紹人說,他從來沒有相過親,之前還拒絕過幾位小姑娘,我是他第一位相親對象。

  

  當時我既是懷疑又是驚喜,懷疑介紹人話語的可信度,但又驚喜我是他的特例。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我和他相見於一間咖啡廳中。

  

  不得不說,李恆是我所有相親對象中最合我心意的一位,不僅有著一本學歷和不錯的職位,而且言行文明,尊重女性,有著不錯的廚藝,多次滿足了我作為好吃鬼的口腹之慾。

  

  很快,他開始追求我。在他追求我的那一個月,每天準時在我下班的時候,騎著他的自行車,帶著他做的飯菜,到我的工廠門前接我。

  

  說不開心那是假的,每次他出現在我的工廠前,我的工友都會打趣我說:「果真最好的在最後,也不枉你單身這麼久,終於遇到了良緣人。」

  

  很快,我們相戀了。他將我的喜惡熟記於心,經常讓我歡喜,就算是吵架了,他也很快能將我哄好。

  

  那個時候我只覺得幸福,但卻忽視了他從未把他的喜惡過往告訴過我。

  

  相戀三個月,見過父母后,我們領了結婚證,成為了合法夫妻。

  

  4

  

  結婚後的日子和戀愛時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是多了些茶米油鹽的小事。

  

  不過並不是讓我多操心,反而是他將家中收拾得妥當舒適,不少人都羨慕我找到了一位好老公。

  

  不用幾月,我懷孕了。因為之前檢查出我有多囊卵巢綜合症,受孕困難,能懷上這個孩子實屬幸運,全家人都很重視,我甚至還辭去了工作,專心在家養胎。

  

  我和李恆都很喜歡女兒,買了許多粉色的衣服襪子,兩家的大人還一起去寺廟祈福平安,並約定要是這胎若是女兒,就不再生育。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這一胎是個兒子。

  

  而且在分娩時,由於胎兒體積過大,導致我難產大出血,雖保住了命,但落下了不少毛病,一方面受孕難度再次加大,另一方面也對我造成了心理影響,不敢再生育。

  

  雖然我很愛我的兒子,但是想要女兒的慾望並沒有消減,反而越發增大。

  

  久而久之,我便想到了領養的方法,有意無意的對李恆提起,但他都是安撫著我,說:「咱們有俊俊也不錯,就不要再想女兒的事情了。」

  

  這種回答看似隨和,沒有殺傷力,但卻很好的表明了他的態度。

  

  此後,無論我怎麼暗示,他都是不同意,久而久之,我也漸漸不再提起。

發現自己的養女竟是老公白月光的親女兒,我無語至極

  

  5

  

  事情的轉變發生在俊俊兩歲生日後的一天。

  

  李恆接了一個來自老家母親的電話,臉色慘澹地收拾了行李,回了老家。

  

  回我的消息也很是模糊,只說老家有朋友出了事,需要回去處理一下,讓我不要擔心。

  

  回老家的第三天,他發來一條消息,問我現在還想要女兒嗎?如果想的話,老家這有一個四歲的女孩子,他可以帶她回來,並辦好收養手續。

  

  我自然是願意,但也覺得他的態度轉變的太突然,便問了一嘴女孩家的情況。他也沒和我細說,只說村裡有戶人家出了車禍,只留下了個女兒,他覺得太可憐了,便想把她領養回家。

  

  我同意後,他還發來了一張女孩的照片,皮膚不太白,但是臉很小,眼睛又大又圓,整個人都很水靈,我更加歡喜。

  

  還沒等到他們回來,我先去超市添置了各類家居用品,期待著這位家庭新成員的到來。

  

  6

  

  和我想像的一樣,這位小女孩很可愛,也很靈動,討人歡喜的很。

  

  除了剛開始,時不時地哭著要找爸爸媽媽,其他時候都乖巧懂事,特別是在調皮搗蛋的俊俊映襯下,我更加慶幸她能加入我的家庭中。

  

  只是我偶爾瞥見李恆看著萱萱的眼神,透露著一絲悲涼,我看不懂,也問不出,就不再去想。

  

  雖然是養女,但我決定是以對待親女兒的態度來對待她,看她對舞蹈有興趣,還出了一筆不少的學費送她去學舞蹈,平日吃的用的也是一樣都不虧待。

  

  萱萱也很聽話懂事,在家主動幫忙做家務,照顧弟弟,在校也是認真聽課,不僅學習成績優異,還擔任著班長的職務,也能和同學老師打成一片。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