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7年,丈夫參加聚會定製2000元西裝,妻子的譏諷毀掉二人婚姻

結婚7年,丈夫參加聚會定製2000元西裝,妻子的譏諷毀掉二人婚姻

人與人相處,凡事都要講究分寸。除了日常交往以外,最應該注意的,則是說話的分寸。

有時候親人與親人之間,往往會忽略了這一點。

吵起架來口不擇言,句句往痛處戳,恨不得將話說得越狠,才能讓自己越解氣。

但是,有時候往往正是一句惡言惡語,刺痛了對方的心,讓對方產生挫敗感,從此遠離你,即便日後道歉,也不會獲得對方的原諒。

夫妻之間尤其是這樣,如果有一方刻意貶低對方,一次兩次可能還無所謂,但是有時候若是話說得有些重,則會刺痛對方的自尊,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可見,做人要學會「好好說話」,即使是面對最親近的人,也不能口無遮攔。

一 因為一句嘲諷,丈夫要求離婚

讀者秦曉惠,今年35歲,她已經結婚7年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面臨離婚的境遇。

「我跟丈夫是朋友介紹認識的,感情一直很好,女兒都已經5歲了,真的沒想過會離婚。甚至還是他先提出來的。」

秦曉惠提起這件事,泣不成聲,她感覺很是委屈,壓根就不知道丈夫為什麼會這樣。

在她眼裡,丈夫一直都是溫柔內向的,平時做事慢吞吞的,但好在從不爭辯,很聽她的話,誰知道這次怎麼脾氣忽然這麼大,離婚提得也很決然。

事情還要從半個月前說起。

那日,她忽然發現丈夫花了2000元定製西裝,她有些好奇,順口問了問:「為什麼要做新的,有什麼活動要參加嗎?」

丈夫看了一眼小票,點頭說:「嗯,下個月月初有同學聚會,大學同學都會來,所以穿個新的。」

秦曉惠瞥了一眼丈夫,下意識地說:「癩蛤蟆插朵花,也是癩蛤蟆。變不成王子。」

就是這一句話,丈夫聽完立馬怒視她,「我在你眼裡就沒一點好,定個衣服也得被你這樣說。」

秦曉惠還沒覺出來不對,繼續說:「我說得不對嗎,你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以為穿個高檔西裝就能變帥哥?太自信了點吧。」

丈夫沉默了許久,似乎是想壓制怒火。

最後,慢慢說出來一句話——秦曉惠,咱們離婚吧。

秦曉惠一愣,「你說什麼?」

「我說,咱們離婚吧,這樣的婚姻真挺沒意思的。」丈夫垂著頭,不願意再爭吵,嘆了口氣離開了家。

二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妻子的嘲諷令他吃不消

「我也不知道,為何就說了兩句話,他就要離婚。」

在秦曉惠看來,她那兩句話基本就是純開玩笑,壓根沒往深處想,她也實在想不明白,一貫脾氣很好的好好先生,怎麼就突然生氣要離婚。

還不是開玩笑的那種。

自那天起,丈夫就沒回家,他回父母家住了,孩子也不管了,以前接送都是他,如今他拜託岳父岳母去接。

兩邊老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認為或許是小兩口吵架了,也沒過問。

實際上,丈夫已經跟秦曉惠說得很明白:「離婚,這樣的日子我一天也受不了了。」

秦曉惠不解,「什麼樣的日子?咱家不缺錢,工作也穩定,父母身體健康,有什麼受不了的。」

丈夫說:「受不了你的埋怨、數落,更受不了你的貶低,詆毀。」

說起這些事兒來,丈夫滔滔不絕。

「無論我做什麼,你總能挑出刺來,哪怕我用年終獎給你買禮物,你都得對比別人家的禮物,貴了說我亂花錢,便宜了說我不在意你。在家裡更是如此,做家務你要諷刺我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不做家務說我好吃懶做。」

「做飯也是這樣,以前我每天變著花樣做飯,你沒有一天不挑剔的。後來我做不到你心坎里,選擇點外賣也不行,又被說亂花錢。再後來我請咱媽來家裡做,也不合你的心意…」

「照顧孩子更不用說了,孩子想要件衣服,自己選的。你又是嫌貴,又是嫌顏色差,這些都跟你有什麼相干,孩子喜歡不就行了,我買回家了不就行了。」

「更別說,除了數不清的嘮叨,還有人身攻擊,胖了不行,黑了也不行,整天一口一個癩蛤蟆,有你這樣的嗎?就是因為這些才離婚,可以嗎?你放過我吧,我真受不了了。」

丈夫一股腦倒完苦水,秦曉惠無言以對。

丈夫說得是事實,原來,這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三 說話是門藝術,可以陳述事實,但不要貶低

秦曉惠本來想道歉,但是想了想,自己這樣的問題似乎很嚴重。

她就是看不上丈夫,總覺得他不對。

「也許是因為他的家庭條件沒我好,也許是因為事業沒有突破,我一直看低他,所以貶低他。」她很明白問題的癥結出在哪兒。

顯然,也正是因為這種癥結出現,所以她沒勇氣道歉,因為她似乎改不了這種「習氣」。

話說回來,在婚姻里,不要因為對方表現得不在意,所以說話就可以不留情面。

可以數落也可以嘮叨,但是要陳述事實,不要進行貶低。

誠如丈夫定製西裝參加聚會,可以嫌棄價格高,也可以嫌棄這種行為本身比較虛榮,可萬萬沒必要直接出言傷害,貶低丈夫。

不得不說,秦曉惠這次也算是吃到苦頭了,即便她堅持不離婚,也不一定能獲得丈夫的原諒。

今日話題:你認為親人之間說話要留餘地嗎?

歡迎在評論區留下你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