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旅遊去的地方越多就越會發現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稀奇古怪又有趣的事物。 比如在我們的印象中,如果在外面撿到了錢,金額不大(1元、5元這種),我們都會默認將其放入自己的口袋。 這種情況都算是好的,我甚至還看見過要伸手去掏許願池裡的硬幣。在布拉格的時候,我就曾見過彎下腰在許願池中撈來撈去的人。但這種人往往其實並不是真的缺錢的,所以這種行為往往更令人忍不住側顏。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在寺廟中旅遊的過程中我還發現寺廟的功德箱也是「受難」的重災區,所以許多寺廟的功德箱上方都只會留出供錢幣通過的口子,而人的胳膊是伸不進去的,這一點在國內外的許多寺廟中都奇妙地統一了。 不過也有劍走偏鋒的存在,比如在老美阿拉斯加州荷馬基奈半島南部,有一座漁港小鎮,裡面有一家名為Salty Dawg Saloon的酒吧。 別看它在中國連個正式譯名都沒有,但它卻是基奈半島地標性的建築,只要你報出它的名字,當地居民都能準確無誤地報出它的名字。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基奈半島位於阿拉斯加州南岸,東部與南部地區被基奈山脈覆蓋,它全長245公里,寬190公里。說實話其實那裡沒什麼旅遊景點,但那裡的基奈峽灣國家公園卻占據了半島一半的面積,所以當地的自然環境還是非常好的。 那裡原本只能算我們的一個旅遊中轉站,不過在聽說了Salty Dawg Saloon酒吧的大名後,我們當即決定前去參觀一下。

ADVERTISEMENT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酒吧和我想像中的很不一樣,它不像大城市那種燈紅酒綠的酒吧那樣吵鬧,反而非常安靜,一瞬間我們甚至以為是自己走錯了地方。 Salty Dawg Saloon酒吧外表平平無奇,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灰色木屋,還沒有它身後一幢黃色外牆的旅館顯眼。酒吧外種著鮮花,容器要麼是酒桶、要麼是二次改造後的破漁船,整個氛圍突出一個詞:隨性。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大門是敞開著的,我們發現門的內部頂端貼了幾十張紙幣。進入酒吧以後更是誇張,琳琅滿目的全部都是紙幣,天花板、房梁、立柱、牆壁。 除了喝酒的桌子和透氣的窗戶外,其他地方幾乎都「無一倖免」,有些地方還貼上了好幾層,密密麻麻地,像是給這間屋子穿上了一件厚重的紙幣外套。 除了我們以外,酒吧里還有不少喝酒的客人以及到處拍照的外地遊客。我們也不好意思就在這裡干坐著,乾脆就點了兩杯果酒。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酒吧里自來熟老闆主動和我們攀談著,大概是很少看見亞洲的面孔,所以感覺很新鮮。他說這裡每年都有很多人被這牆上的美元吸引過來,他的酒吧已經是這裡最知名的旅遊景點了。 我問老闆這裡的錢是不是說真的可以隨便取走,他說是的,有的客人喝酒但忘了帶錢的話他會允許他們用牆上的美元付錢,不過這種情況還是少數,大多數人都是往牆上貼錢的。

ADVERTISEMENT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這項活動是從幾十年前開始的,一開始是一位來這兒喝酒的客人往牆上貼了一美元說是要請下一個進來的客人喝酒。老闆也覺得這項活動很有意思,於是便沒有將錢取下,但沒想到無心栽柳柳成蔭,這個活動變成了一種約定習俗被後來消費的客人模仿。因想請別人喝酒,造就了貼滿千萬美金的酒吧,顧客能隨便拿。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很多客人不僅會往牆上貼錢,還會在錢上寫下祝福的話,不過插一句嘴,在我國是不允許在紙幣上亂塗亂畫的,是違法行為。在老美可能是沒有這種禁忌,所以當地人才會像寫便籤條一樣往錢上寫字。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酒吧本身也是一棟富有歷史氣息的建築,它於1897年建造,至今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不過在貼錢的習俗流傳開後,它才慢慢知名,變成了當地一個網紅打卡地一般的建築。老實說在酒吧內,滿眼都是錢,在這樣高強度的視覺衝擊下,你會發現自己反而對它們喪失了興趣。

ADVERTISEMENT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

老闆說寫了字的錢也可以被拿來付錢,不過似乎只在他的酒吧里好使,到了別的地方好像就不行了,寫了字的紙幣會被當成廢鈔,不能用作交易使用。 酒吧里瀰漫著一種安詳寧靜的氛圍,角落裡還坐著一個拉手風琴的流浪藝人,唱著一首有點哀傷的音樂。 我和朋友在歌聲中也決定在這裡留下寫上了祝福話語的紙幣,寫中文,希望將來的某一天能被來這裡旅遊的老鄉看到,那一定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表示:能隨便拿這些錢。

 貼滿千萬美金的「另類」酒吧,老闆:隨便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