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找到親生兒子

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找到親生兒子

父子能夠團聚是好事兒,是值得慶賀的大事,然而,對於這個叫黃強輝的老人來說,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他刻意隱瞞這個消息幾十年,當真正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心中卻是苦悶的。

本文是黃剛輝老人的自述。

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找到親生兒子

01妻子生了兒子,兒子和我長得不像

我是一名普通的農民,因為會切工,早年一直跟著一個建築隊在外面做活。妻子懷孕那年,我正好在某大城市幹活,因為當時工程量大,預計要乾上三四年,我就把妻子和母親接到我幹活的城市,方便我平日能照顧他們。加上我知道大城市醫療條件好,妻子到大醫院生孩子,也能得到很好的護理。

妻子給我生了個兒子,這讓我當時可高興壞了,專門宴請我的工友們。等兒子兩歲時,我在城裡的活也完工了,轉移到下一個地方,母親和妻子帶著兒子回到了農村老家。

此後幾年,我跟著建築隊全國各地跑,每年與妻子兒子團聚的時間不多,按照我們當地的習俗,兒子過十歲生日會宴請親朋好友給孩子慶生。

我專程從外地回到老家,給兒子過生日。那天來了不少客人,我陪著一些朋友喝酒,一個朋友開玩笑說,我兒子長得一點都不像我,是不是別人的種?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仔細觀察過兒子,兒子長得白白凈凈,個子高挑,而我五大三粗,個頭只有一米六,從兒子的臉上的輪廓與我更是相差甚遠。想想自從和妻子結婚後,我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外地,如果妻子和別人好上了,我不知情也是極有可能的。

02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

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找到親生兒子

朋友的那句話幾乎成了我的心病,而那個時候做DNA親子鑑定還不普及,不過,我知道能從血型上做出初步判斷。於是在某一天,我悄悄帶著兒子去醫院,查了一下血型。發現兒子的血型是AB血型,而我和妻子分別是O型和A型,拿到結果後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妻子與別人有染。

因為這事兒,我與妻子之間發生了激烈爭吵,我妻子誓言旦旦她對我絕對忠心,就連我的母親也證明,妻子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但是,我覺得自己已經拿到了證據,妻子什麼樣的解釋都是蒼白的爭辯。

從此我和妻子處於冷戰,以前我每個月把自己大部分錢寄給妻子。後來,我常常幾個月不寄一分錢給她,甚至過年都不回家。

那年,母親病重,我回家照顧她,母親臨終前拉著我的手說,你媳婦是個好女人,這幾年你不寄錢回家,她都是省吃儉用支撐著這個家,培養著孩子,即便那孩子不是你的,在一起也生活了這麼多年,這麼說也都有了感情,善待他們母子吧。

或許是母親的遺言觸動了我的內心,想想和妻子鬧成那樣,對彼此都不好,我決定不計前嫌,和妻子兒子好好過日子。

母親去世後,我就回到了老家,在附近接活做,每天早出晚歸。妻子看到我回心轉意後,臉上也開始展現了笑容,而兒子也挺爭氣的,學習成績很好,後來考上了大學,畢業後,他沒有回家鄉的城市,而去了另一個城市工作,正是他出生的那個大城市。

03找到親生兒子,原來是當年抱錯了

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找到親生兒子

兒子參加工作後,我拿出30萬元,幫他付了房子的首付款。此後,有十幾年的時間,我和妻子都跟兒子住在一起,直到妻子病重,我們才回到老家。

再後來,妻子病逝,我忽然覺得,不知不覺中,我竟然離不開她,而她的去世,讓我內心產生一種強烈的懷念情緒。

妻子去世後的第5年,兒子再次打電話讓我去他家,這一次他在電話里,竟然不是讓我去住,而是說有重要的事情告訴我,還說電話中說話不方便。

我乘車去了兒子家,敲開他家的門,發現家裡已有一個中年男子,與兒子年齡相仿,而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接著兒子給我介紹這名中年男子的身份,應該是我的親生兒子。

原來當年,我妻子在這座城市某醫院生下孩子時,當時和我兒子同時出生的還有幾個嬰兒。顯然,因為當時工作人員的疏忽,讓兩家的孩子抱錯了。

我以為可以隱瞞了兒子身份幾十年,沒想到他早就知道了。當初大學畢業,他選擇留在這個城市,其實也是有用意。因為在大學期間,他瞞著我和妻子做了親子鑑定,而結果表明他和妻子也沒有血緣關係後,就猜測問題可能出現在當年他出生的醫院。

這些年來,兒子一直沒有放棄尋找自己親生母親的念頭,功夫不負有心人,他不僅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還找到了我的親身兒子。

對於這樣的結果,我曾經並沒有想到,甚至還冤枉了妻子那麼多年,如今妻子離開了這個世界,我打內心生出了愧疚。

04親生兒子過得不好,不願接納我這個父親

養了多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母親的遺言觸動我內心,找到親生兒子

我的親生兒子,在見到我時,並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他只是望著我這個親生父親,既沒有熱烈的擁抱也沒有和我親近的意思,就那樣看著我,似看一個陌生人。

我兒子確切地說我的養子見氣氛有些尷尬,連忙打圓場說:「這麼多年沒見,難道就沒有話說嗎?」

我擠出一些笑容,衝著親生兒子道:「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不好」,兒子回答很簡潔。

「養父養母對你不好嗎?」我隨口問道,可話出口時,我有些後悔了,他的養父母不正是我養子的親生父母嗎?這個問話不是明顯擠兌養子。

兒子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話,而是說:「他們的關係不好。」

這一點我深有體會,當初,當我知道兒子不是我親生的時候,我的憤怒,幾乎讓我失去了理智,男人就是如此,想必親生兒子的養父母也經歷過我和妻子一樣的事情。

「他們很早就離婚了,」我的養子補充到,「我父親又成立了新家,他是跟著我母親生活的,日子過得很艱辛。」

聽到這話,我有些同情我兒子,如果他跟著我和妻子,不能保證他和養子一樣讀大學跳出農門,但以我的手藝,至少不會讓他過苦日子,或許我會投資讓他在我們家鄉城裡做個小生意,或者開個店鋪什麼,也能衣食無憂。

一陣沉默後,我對兒子說:「我手裡還有些存款,可以給你。」

兒子盯著我,目光又轉向我的養子,而後淡淡地說:「我不需要,以後我們還是不要見面了,我沒能力給你養老,你的錢還是留給自己吧!」

兒子的話讓我有些傷心,我卻無言以對,想說什麼,卻找不到合適的語言。

養子說:「父子一場,何必如此?養父是為了你好,你應該讓養父不要再為你操心……」

我兒子冷笑說:「我沒有你那麼高的覺悟,也沒有你那麼好的條件,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我和養子與兒子的談話,進行得很不愉快,我們無論這麼勸說,他都不願和我這個親生父親在一起,心中的怨氣也很大。我不知道他的怨氣從何而來,但顯然他是不願意接納我這個父親。

兒子最終離開了養子的家,離開前他再次強調,以後不要再找他,更不要提及他的事情,他寧願自己是個孤兒。面對這樣的變化,養子也覺得挺為難,而我心中的失落,也是久久不能散去。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