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龍發影片淚訴「要老K道歉這麼難嗎」,還原事情全貌

脫口秀演員龍龍今(6日)晚間發聲明回應近日與老K的事件,淚訴:「我從頭到尾只是需要一個老K的道歉,真的有那麼難嗎?」底下附上龍龍在影片中回應的原文。

龍龍發影片淚訴「要老K道歉這麼難嗎」,還原事情全貌

龍龍落淚。(圖/翻攝自龍龍臉書)

老K還原炎上被剪掉的段子一點都不嚴重,妳到底在氣什麽?

因為它還原的段子,以及薩泰爾提供的稿子跟當天的演出內容根本不一樣,假如他沒有違約也沒有提及的話,博恩就不會道歉了。

龍龍發影片淚訴「要老K道歉這麼難嗎」,還原事情全貌

4月7號,薩泰爾的股東Hauer來跟我邀演,關於炎上這一場演出,我當時答應參加演出的條件就是,老K該不會在台上硬要提賀瓏的事情吧?他如果要提的話,我就不參了。當時Hauer跟博恩都答應我,說不會提,所以我參加演出,然後後來在寫稿的時候,我不停地在稿子裡面看到有相關的內容,於是我就在4月16號、17號、24號,這3天分別都有向博恩提出要刪掉稿子內容,他都答應了,但是演出當天,儘管在彩排的時候,老K並沒有講,所以我就放心了,但沒有想到他在演出當下是脫稿演出,在4000多人的面前,直接把這個應該被刪掉的段子講出來。

龍龍發影片淚訴「要老K道歉這麼難嗎」,還原事情全貌

龍龍發影片逐一回應近日的紛爭。(圖/翻攝自龍龍臉書)

明明開直播嘲弄的是一群人,為什麽只針對老K?

我沒有隻針對老K,我覺得他們所有人的行徑我都不認同,我都覺得這是不對的。10月2號博恩在影片裡面有說到,長期被霸凌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而是好幾年的事情。你們看到的不只是在炎上,還有直播裡面的內容,一搭一唱互相附和之外,還有一年前,他們已經在台上面說出,例如你跟賀瓏兩個人都矮矮的,做X的時候很像兩隻天線寶寶,或者是他們會直接把我的照片放在售票演出的PPT上面。我覺得那些東西會造成不舒服吧,應該會很難消化,一般的女生都沒有辦法接受這類型的事情。

所以無論是在台上還是在台下,這些不論是言語霸凌,它沒有停過;甚至是8月31號,老男孩直播完之後,有人說啊,他們是代稱Jim嗎?又沒有在攻擊你,你幹嘛那麼敏感?那你們知道事後裡面的其中一個人大鵰博士,還跑來我身邊拍拍我肩膀跟我說,哎,龍龍,你要不要來參加我們的直播啊?我們都在笑你,我就說,哈我知道啊,你們那集都在笑我。他跟我說,哦不是,不是只有那集,我們每一集都在笑你。這充滿惡意的嘲諷,我覺得我不應該忍受這麼多不舒服的待遇。然後其中一位直播的人,仁頡也跑來跟我說,如果那支影片有對你造成任何不舒服的話,我真的沒有想到會造成這樣的結果,畢竟你很紅嘛,人紅是非多嘛,我也想要那麼紅。如果我們的大家需要這樣不停地被羞辱的話,我不曉得你們現在到底可不可以承受?

如果老K和其他人長年霸凌妳,到底關博恩跟薩泰爾什麽事?

4月7號,薩泰爾的Hauer來邀演,我唯一的參加條件就是不要再提到賀瓏了,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會在台上又講出什麼,天線寶寶在做愛、還是其他我難以接受的笑話。那5月1號當天他要脫稿演出之後呢,我馬上就到後台去反應,那Hauer跟博恩以及窗口都有跟我道歉,並且承諾會檢討這件事情。5月3號,博恩沒有回應。5月5號,博恩還是沒有回應。5月7號的時候,博恩回應我說,他們會對老K進行懲處,會取消他這次的演出費用,以及停止他在薩泰爾的無限期露出。

然後諷刺的是,我在不到一個月內的時間看到老K仍然在他們的新片上面有出現。我覺得很困惑,你們不是說要懲罰嘛,於是我在解封之後又跑去問了博恩,他又再次跟我道歉,我也覺得算了,所以我沒有跟他計較。但是後來又出現老男孩直播,9月9號的時候,我跑去跟博恩當面討論這件事情,他承諾我他想要改善喜劇圈,長期以來霸凌的風氣,然後他在10月2號最新的影片裡面,卻是哭著疼惜霸凌我的老K,所以這一段時間以來博恩一直答應我他做不到的事情,一直承諾,然後最後又騙我,最後又說謊,所以整件事情當然跟博恩還有薩泰爾有關啊。

妳提到呱吉的那篇貼文最後說,自己七年來都是自己寫稿
,為什麽又爆出妳有寫手?是不是在說謊?

這個問題的產生是因為老K在他的影片裡面強調,我明明就有4位寫手,為什麼我要說我沒有寫手,我是不是在說謊?是因為10月1號我的貼文呱吉那一篇文的最後一段,我說這長達7年來,我寫單口喜劇都是靠我自己沒有寫手,也許我的用字不精準,但是我絕對沒有說謊,因為單口喜劇是指Stand Up Comedy,這7年來一字一句全部都是我寫的,但是火烤是Roast的形式,這兩者有本質上面的差異,老K明明就知道這件事情,卻惡意要帶風向,所以我並沒有說謊,說謊人是他。

開別人玩笑可以?但自己被開不行?為什麽要當雙標女權?

這是一個職場霸凌的性羞辱事件,跟女不女權完全沒有關係,那關於雙標的部分,有人挖出我去年的影片,裡面內容提到,每個人的底線不一樣,因為你開不起玩笑,或是你不覺得這個好笑,而我不能開玩笑,但是他們在直播裡面公然講的是性羞辱、是欺負,是污辱,它跟玩笑一點關係都沒有,也一點都不好笑,我長年來一直接受這樣子惡意攻擊,我並不覺得這是一件開玩笑。另外我參加炎上的唯一條件,就是不要提到賀瓏,我不知道他們會開什麼惡意的玩笑攻擊,那如果你一邊答應我不會提到,然後一邊要在台上講到的話,那根本就是拐騙我去參加這個演出,完全違背職業道德。提到客家男友的哏,第一個,我自己是客家人;第二個,客家前男友同意,我可以寫這樣子的稿子,並且他有到場支持我;第三個,這個前男友不是指賀瓏。

主要回應質疑之外,我還有很多話想要跟大家說

針對博恩的影片,跟我的認知有蠻多出入的,因此我在下面要跟大家解釋清楚。剛剛提到的9月9號。我到23酒吧去找博恩討論老男孩直播的嚴重性之後呢,他說,他也希望可以解決喜劇圈長期以來的霸凌風氣,所以他提出了兩個方法,第一個呢是道歉聲明,第二個是他想要辦座談會,他偏向要辦座談會。但是以我這個被霸凌的角色,我希望是道歉聲明。9月10號,博恩他擬的初稿給我,但那個初稿裡面,完全沒有道歉。

9月11號,我回覆了關於這個道歉聲明,我有諸多的不滿以及需要調整的地方。12號他沒有回我,到了13號傍晚他才回應我。他說,那我們改成座談會吧,但這個座談會,他希望邀請過去我有過不愉快經驗的人一同參與,並且錄影剪輯上在薩泰爾的頻道上面,我很怕這又會成為另外一次炎上同樣的事情。老K或是這些人沆瀣一氣地在攻擊我,或是欺負我,然後我要去要求影片部分內容必須要剪掉,我又要再經歷一次同樣的感受,我覺得這個很難受,我不希望再經歷一次。而且博恩跟我說,在座談會的過程,他會邀請老K道歉,但他覺得老K並不會道歉。所以9月14號博恩再次問我,他們薩泰爾只會對這次的事件表達一次的對外發表,座談會是你要的方式嗎?我說那我不要拍影片了,我要的只是一個道歉聲明而已。接著我就在反省,這幾個月這樣子,一直來來回回地溝通,但一直沒有有效的成果,這幾年一直被這樣霸凌,是不是因為我的表達能力不夠好?

所以大家不會停止這樣的霸凌行為,這個傷害還持續地在發生中,我也覺得很困擾,好像我自己沒有辦法解決。所以我向我的經紀公司,也就是我經紀人康姊求救。

龍龍最後感想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從頭到尾只是需要一個老K的道歉,真的有那麼難嗎?我在喜劇圈7年以來,我遇到太多太多優秀的人,因為這種用玩笑包裝的惡意,所以離開喜劇圈,我覺得非常非常可惜。老K今天雖然沒有道歉,但不代表這整件事情沒有意義。職場霸凌跟性羞辱這件事情,終於說出來了,我覺得好多了。希望這件事情從此落幕,也謝謝各位的指教跟批評,謝謝各位的關心,期待喜劇圈可以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