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抗日戰爭時期,曾經發生過一件奇案。

日軍侵略中國領土,無數無辜的老百姓慘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因此,國民黨的特務機關軍統,也和日本憲兵隊的特高課之間,斗得是你死我活。

然而,1943年,軍統和特高課卻決定聯起手來消滅一個人,事後,此人死狀極為詭異,好像一隻乾枯的猴子。

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又為什麼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呢?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日軍逼迫百姓下跪

奇人奇事

這人就是汪精衛偽政權的特務頭子、大漢奸李士群。說起這個李士群,早年也曾是一個熱血青年,還參加過共產黨。

1927年大革命失敗之後,因為文化水平高,李士群被派到蘇聯學習。不久後又回到國內,在上海搞地下工作。

1932年,李士群被中統特務抓捕,看著面前明晃晃的老虎凳、蘸水鞭,李士群嚇尿了褲子,很快向國民黨反動派投降。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李士群

李士群做地下黨時身份是記者,國民黨就給了他一個情報員的名頭,讓他和之前早已叛變的叛徒丁默邨、唐惠民《社會新聞》等刊物上發表一些詆毀共產黨的言論。

丁默邨打定主意破罐子破摔,不僅公開宣布叛黨,而且向中統提供了曾經和他一同作戰的戰友們的名單。

李士群也許是擔心我黨鋤奸隊的殘酷報復,又或許是心中有愧,隱瞞了自己叛變的事實,也沒有供出和他聯絡的地下黨員。

因為李士群的搖擺不定,地下黨組織給了他一個自證清白的方法,那就是提著丁默邨的人頭來見!但就是借李士群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對這個叛徒里的老大哥下手。

相反,李士群二話沒說,就跑到丁默邨的宅邸里找他商量。丁默邨也很焦急,地下黨的鋤奸隊,個個都是百發百中的神槍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可丁默邨總不能把自己的人頭割下來交給李士群吧?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丁默邨和李士群

這不商量還好,一商量就商量出一個膽大包天的計劃。地下黨組織要李士群殺他,只不過因為他丁默邨是國民黨的特務頭子,那找一個更大的特務頭子來頂包不就好了?

想來想去,他們竟然選定了頂頭上司——中統上海區區長史濟美頂包。李士群將史濟美的行蹤透露給地下黨,史濟美就在主持一次奢華的宴會時,被地下黨的鋤奸隊射殺了。

看到自己得力下屬的屍體,中統大佬、局長徐恩曾怒不可遏,不僅調動了全上海的特務力量,自己也從南京跑過來調查。

李士群和丁默邨正在家裡喝酒慶祝,以為自己終於安全了,結果門外卻傳來了巡警敲門的聲音。原來他們的那點小九九,最終沒有逃過徐恩曾的眼睛。兩個人一起被抓進了監獄。

入獄前,丁默邨曾經信誓旦旦地向李士群保證,他關係多,後台硬,在牢里待上一段時間就會帶著李士群一起出去。

天真的李士群傻傻地信了丁默邨的話,他親眼看著跟他關在一起的丁默邨被家人接了出去,等了一天又一天,李士群始終不見丁默邨來救他,李士群的心漸漸冷了。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徐恩曾

李士群不知道的是,他的老婆葉吉卿此時正在外面全力營救他,甚至不惜散盡家財。可是大家都知道,李士群是徐恩曾點名要重點關押的人物,由於懼怕徐恩曾的權勢,根本就沒人敢做什麼手腳。

直到有一天,葉吉卿實在沒有辦法,走了一條門路找到徐恩曾。葉吉卿出身富家,長相美麗、談吐優雅。徐恩曾看到葉吉卿,竟然淫心大動。葉吉卿為了救丈夫出來,只好忍氣吞聲,委身於徐恩曾。

徐恩曾當天就寫了一道手諭,把李士群放了出來。這段歷史,也成為了李士群的一塊心病,如果有實力不如他的人,膽敢在他面前提及,一定會遭到他殘酷的報復。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葉吉卿

血債纍纍

投靠國民黨之後,李士群心中的信仰之火完全熄滅,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具只知道追求名利和權力的行屍走肉。而且在中統,李士群還經歷了不美好的牢獄回憶。因此,當上海淪陷在日軍的鐵蹄之下,李士群奉中統之命潛伏時,他沒有經過多少心理鬥爭,就做出了為日本人賣命的決定,成為了一名可恥的漢奸。

極司菲爾路76號原本是國民黨安徽省政府主席陳調元在上海購置的別墅,陳調元逃亡之後,日本人把別墅搶了過來,供給李士群做特務活動之用。

李士群手上有日本人給的500條槍、5萬發子彈,還有每月30萬日元的「活動經費」,他讓老大哥丁默邨當「76號」名義上的老大,自己在幕後掌控著一切。

「76號」不僅關押、審訊甚至殺害共產黨員和抗日誌士,李士群還把特務們當成自己的私人軍隊,用來打擊政敵、掠奪財富。從此,「76號」成為了上海抗日誌士心中一個噩夢般的名字。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極司菲爾路76號

上海淪陷之後,很多在這裡的國民黨高官,或者出於害怕日本人的武力脅迫,或者沒有抵禦住高官厚祿的誘惑,紛紛投入到汪精衛的偽國民政府,做起了漢奸。

上海灘的各大報紙,差不多全部被日本人控制了,所以這些人當漢奸一開始倒也安心,並沒有受到太多輿論的壓力。

可是上海有一家《大美日報》很有氣節,堅決不和日本侵略者合作,在報刊上用頭版頭條大罵這些中國人的敗類。

李士群和丁默邨當然也是《大美日報》重點照顧對象,看著報上像刀一樣直戳心窩的文字,李士群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一開始,他想像往常一樣,用錢解決問題。李士群的親信,帶著一小盒金條,找到《大美日報》總經理李駿英和總編輯張似旭,誰知道李、張兩人完全不吃他這一套。

1943年,李士群吃下日本婦女的牛肉餅,死後屍體緊縮如猴子

李士群

聽著親信回報的「我們二人的膝蓋,可不是錢可以買動的!」,李士群恨得牙痒痒。很快,他的報復開始了,李士群派出一組行動隊,對《大美日報》的報館又打又砸。亂槍射死多名報館的工人,甚至向報館之內投擲手榴彈。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