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岳父再婚後去世,後丈母娘爭家產,我憑什麼養她替她還債?

滿天星辰,黑夜變得尤為璀璨,點點星光猶如千萬雙閃爍的眼睛。

而40歲的詹剛仰著頭,眼裡也閃爍著點點的星光,他不敢低頭,生怕淚水會滴落下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他著實有些委屈。

「王青,你個白眼狼,雖然我是你的後媽,但是我照顧了你,你不養我,我告你們夫妻去?」

「詹剛,你娶了王家的女兒,我是王遠的老婆,也就是你的丈母娘,你不還錢,不養老,你算個人嗎?

「你們夫妻是黑了心的了,和我一個老婆子過不去!拿錢,還債,這些錢都是你岳父和你的親爹花的。」

這是詹剛岳父娶的後老伴,李阿姨。岳父去世後,她就來詹剛家裡鬧,不僅如此還賴在這裡。

詹剛的媳婦王青也是一臉的沮喪,無奈,好在夫妻兩個人還是保持著一致的意見,就是不養,還有那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債務。

60歲岳父再婚後去世,後丈母娘爭家產,我憑什麼養她替她還債?

事情還是要從詹剛的岳父王遠說起,王遠50多歲的時候又娶了一個老婆,也就是詹剛的後丈母娘李阿姨。

最開始詹剛和王青都還蠻開心的,想著終於父親的晚年也有個人照顧了,對李阿姨這個人也很滿意,主要是李阿姨這個人長得好看,做事也細心,最主要的是對詹剛也很好。只是王遠60歲的時候忽然摔了一跤,一下引發了他的基礎疾病,從而引發了炎症,沒幾天就去世了。

詹剛岳父王遠去世後,就出現了李阿姨鬧騰的這一幕。不僅在家裡鬧,還要去公司鬧。

所以家裡公司里都是不消停的,王遠就王青這麼一個女兒,本應家產都留給她的,沒想到房子早就被李阿姨過戶給了自己的孩子,而一些錢財說是都花在了詹剛住院上了,甚至是還有幾百萬的欠款,就是讓詹剛王青夫婦還債的,不僅如此還要讓他們養她。

60歲岳父再婚後去世,後丈母娘爭家產,我憑什麼養她替她還債?

這個李阿姨哭哭啼啼,一鬧二哭,三上吊:「我是王遠的妻子,也是王青的母親,詹剛的丈母娘。王遠對雖然去世了,可是我還是你們的親人啊,欠的錢你們的還啊,而我已經55歲了,你們必須給我養老,不養我就死在這裡給你們看!」

「您是我父親的老伴了,但是我們沒有血緣關係,還有處於道德,我可以照顧你幫你找個好一點的養老院,或者經常去看你!」

「什麼,去養老院?我才55歲,去也行你們給錢,還有把那欠的幾百萬給我,我就答應!」

「您真的確定這些錢都是我爸花的?」

「確定!

「那房子也是?」

「是啊,都買了給你父親治病了!」

李阿姨此時字字緊逼,甚至在詹剛和王青家裡摔摔打打。

詹剛和王青本想著這件事情就算了,只是沒有想到她鬧得越來越厲害了。

詹剛和王青這些年做生意雖然掙了些錢,但是也都投入新的生意上了,哪裡一下子拿得出幾百萬啊,他們怎麼想也想不出岳父生病怎麼會花那麼多的錢。最讓王青生氣的就是,李阿姨根本沒有賣掉房子,而是過戶給了自己的兒子。那些所謂的欠款也是她自己的兒子欠下的。

所以詹剛和王青本來還心存一絲善念,但是都在這一夜將慢慢地消融。第二日清晨,王青和詹剛就報了警,甚至也將一些證據都拿了出來。

最後李阿姨哭著被警察帶走了。

「詹剛,王青你們都是白眼狼,不孝順,而我是王遠最愛的人,你們卻孝敬我,不養我,還報警,你們遲早會遭報應的。」

「做人也要善良,我想您比我們年紀大,或許懂得更多,只是您卻走了偏路!」

詹剛淡淡地說著,眼裡沒有任何的興奮。是的,王青和詹剛雖然看著李阿姨被帶走,雖然消停了,雖然錢財都追了回來,但是內心也有一股說不出的淒涼,他們本以為自己的父親再婚,會幸福,但是至少他們看在眼裡的都是幸福,甚至他們覺得會好好善待李阿姨。

可是沒有想到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她們很感激李阿姨的付出,只是沒有想到她的付出卻需要高額的代價,甚至不惜將她自己帶上犯罪的道路。

而詹剛也深刻地反思了,他本想著等到自己的岳父老的時候,好好養他的老,因為王遠就王青這麼一個女兒,甚至一直很是疼愛王青,甚至幫襯著他們這個小家,所以詹剛覺得自己有責任也有義務去養岳父。可是沒有想到她的一顆孝心,被李阿姨給敲碎了,他原本也想著他們夫妻也會好好對李阿姨,可是人心都是善變的,有時候都會變得惡毒和貪心。

不僅拿走了王遠的所有錢,甚至房子都被拿走了,還來要挾詹剛和王青,而她只是他的後丈母娘,後媽。他們本就沒有義務去照顧她,去養她的老。

所以人心是善變的也是惡毒的。 請不要將善良的人心當做一種你欺騙的手段。

但是我很支持詹剛和王青的做法,畢竟他們真的沒有必要給後丈母娘養老,更沒有必要給他還債。如果出於道德或者是仁義,那麼也只是看望一下,關心一下。怎麼可能會給她養老那,畢竟很多親生兒子都未必給自己的父母養老,何況她還是一個後丈母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