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

說起保姆,多數人映入腦海的就是伺候老人,照顧孩子以及料理家務。隨著行業的發展,保姆這一角色走進了越來越多的家庭中。

普通保姆只負責做飯燒菜和打掃衛生,住家保姆在此基礎之上,還提供了無時不刻地照顧。在老齡化的趨勢下,很多老年人行動不便,為了不給子女添麻煩,只能請保姆住在家裡,當然,僱主也要提供相對豐厚的薪酬。

可偏偏有些僱主覺得自己出錢了,理應享受舒心的服務,總會提出一些苛刻的要求,讓保姆覺得沒尊嚴,只能憤然辭職。就像網友「孫師傅」,受盡僱主的挑剔,還被誤解別有用心,雖然問題得以解決,但他堅持認為,給錢再多也換不回快樂,來看看他的故事。

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

我今年52歲,讀完初中就跟著師傅在廠里學手藝,直到女兒出生的那年,我開始單幹,領著工人在外麵包活,別看前妻不上班,每個月除去生活費,還能存下來錢。

一晃女兒上了小學,眼看日子越來越好的時候,家裡發生了變故:母親癱瘓了。因為父親是個粗人,下手沒輕沒重的,很多細心的事做不來,所以前妻除了要照顧孩子,還要伺候不能自理的母親,這讓婆媳關係本就緊張的兩個人,矛盾越來越多了。

都說人要倒霉,喝涼水都塞牙,在母親臥床的第二年,父親突發腦梗去世了,我整個人是恍惚的,以至於在施工現場幹活的時候,一不留神摔傷了腳。

家裡逢此大難,錢花得差不多了,我又暫時失去了勞動力,前妻以不拖累女兒為由,跟我提出離婚,雖然心裡五味雜陳,但除了含淚接受,沒有其他辦法。

因為長期從事體力勞動,我康復得很快,只是腳下不如原來那樣靈活,想做回原來的行當,各方面條件又不允許,於是一邊在家侍奉母親,一邊思考自己的出路,直到把母親送走。

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

後來在一次飯桌上,聽朋友說起男保姆是稀缺資源,在市場上越來越吃香,反正我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沒啥不能做的,於是經朋友引薦,接受短期的培訓,正式進入家政行業。

可能有人覺得當保姆不體面,可在我看來,靠雙手掙錢,並不丟人。對於獨居或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男保姆顯然比女保姆更有優勢,本著把僱主當成家人的宗旨,受到好評的同時讓我端穩了飯碗。

就在我打算休息一段時間的時候,迎來了六年來最難纏的一位僱主。

她65歲,能自理,和我家只隔了兩條馬路,礙於熟人介紹和八千塊的薪資,我欣然接受了這份差事。經過一陣子接觸,我發現這是一個脾氣古怪,要求苛刻的女人。

僱主有一兒兩女,早先在兒女家輪流居住,因她為人強勢,喜歡替兒女做主,稍有不順心就會鬧得家裡不得安寧,以至於跟兒媳和女婿都相處不好,只得請保姆照顧。

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

在我之前,她已經趕跑了三個女保姆,原因分別是:力氣小,做飯不合胃口,普通話不標準。這樣的背景,我自然不敢怠慢,按約定,我月休兩天,負責三餐和家裡的清潔工作,晚飯後陪她到公園遛個彎就可以回家了,這對我來說本就沒什麼難度,不過還是小心應付著。

兩個星期過去了,僱主主動和我談了一次,內容分兩個方面:一是對我的工作表示認可,希望我不辭辛苦,再接再厲,還說兒女不在身邊,我就是她的親人,讓我改口叫她大姐。二是她自己獨居,心裡空落落的,想要我住下來,陪她說說話就好,有必要的話,薪資可以研究。

看她說得情真意切,又對我一再認可,老實人總歸是臉皮薄,我不忍拒絕,於是提出工資的事容後再說,先住下來陪她過渡一段時間,可事實上,我高估了自己。

自從我住下來以後,大姐對我的服務內容和質量有了更高的要求。每頓飯保證五菜一湯,還要注意營養搭配,食物之間不能相剋,並且要定時定量,務求一頓吃完,不產生剩飯剩菜。

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

別的都好說,但五菜一湯兩個人一頓吃完,連不會做飯的人都知道,這有點強人所難了,誰能做得那麼正好?晚上出去散步,一開始她還能自己上下樓,後來就以腿腳使不上勁要我背著,雖然她住三樓,可她一百六十斤的體重,還是夠我喝一壺的,不過服務僱主本就是我的工作,自然責無旁貸。

大姐喜歡吃肉,有一次吃了一盤肘子,把肚子吃壞了,認為食材不新鮮,還懷疑我不注意衛生,因此要求我每個月做體檢,費用自理,除了在自己的房間,必須隨時佩戴口罩和手套,而且她吃飯的時候,我只能在一邊伺候著,她吃完我才能上桌,這讓我覺得有點傷自尊。

更揪心的是,大姐經常一邊看電視,一邊讓我給她按摩,下手輕了,她說我偷懶,力度大了,她埋怨我不專業,好不容易恰到好處,又怪我動手動腳的,想占她便宜,實在讓我百口莫辯:六十多歲的人了,誰還會動這份心思?

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

記得是一個周末的中午,大姐喊我把衛生間的垃圾倒掉,而她自己上廁所既沒開燈又沒關門,我就直接進去了,大姐尖叫後,斥責我對她有非分之想,任我怎麼解釋都說不通,揚言我不把我心裡的打算說出來,這事就沒完。

萬般無奈之下,我請來了大姐的兒子和當初的介紹人,說明情況後我提出辭職,大姐不同意,「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之前就當我誤會你了,別想著走。」

大姐的兒子深知母親太鬧騰,為了留住我,一邊道歉,一邊提出每個月多給四千工資,我直言謝絕,「八千工資不少了,但對不起,這不是錢的事,再多給也幹不了。

僱主出錢,保姆出力,這本來沒什麼好說的,但在保姆之前我是個男人,不能沒了男人的尊嚴,與其被苛刻和誤解,不如趁早結束,否則再遇到類似的事情只會更麻煩。

65歲女僱主不滿意男保姆提供的服務:拿錢就得辦事,這是你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