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老人哭訴:把兒女從親人變「路人」,晚景淒涼是我一手炮製

倪萍說「我生命中滋長了比禮服和年齡更重要的東西,就是對生活的感悟,我的思想,我的智慧,而這,都是苦難給予的財富」。

一般而言,上了年紀的老人大多都會有像倪萍這樣對生活的感悟,因為經歷苦難所以更懂得珍惜,因為對子女傾盡所有的付出,所以更能得到兒女的尊重與善待。

80歲老人哭訴:把兒女從親人變「路人」,晚景淒涼是我一手炮製

有這樣一位老人,80的年紀,躺在破舊不堪的土房子裡,靠著鄰居救濟和自己撿廢品為生,儘管他有兒有女,卻無人問津,甚至與兒女形同路人。

這位80歲老人就是村裡的三大爺,每當村裡人看三大爺實在可憐,給他送吃食和日常生活用品時,三大爺總會挽起袖子邊擦眼淚邊哭訴道「是我活該,是我活該到今天這地步,對不起孩他娘,更對不起幾個孩兒啊」。哭聲中有悔恨、無奈、更有對兒女的渴望,聽著不免覺得心酸。

三大爺哭訴: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我年輕時作惡多端,害死孩他娘,傷了孩子們的心,不知悔改,暴躁專制,現在報應來了,怪不得誰。

年輕時,對孩他娘非打即罵,特別是她越不讓我喝酒我越喝,喝醉了就在家裡大喊大叫,摔桌子砸板凳,常把她嚇得渾身哆嗦,躲在房間裡,大氣不敢出,生怕惹我哪裡不高興拿她出氣,孩子們更是不敢哭出聲,怕挨一頓無名打罵。

一次家裡實在揭不開鍋,而我依然翻箱倒櫃地找錢買酒,找不到就抓著孩他娘的頭髮撞牆,孩他娘被撞得連連求饒,說出了家裡最後一點錢所藏的位置,卑微的說是孩子們的讀書錢,不能動,求我放過。

80歲老人哭訴:把兒女從親人變「路人」,晚景淒涼是我一手炮製

那時的我根本不理那一套,翻出錢走了,留下孩他娘抱著孩子們一陣陣哭喊聲。

一個星期後,回來發現家門口有白綾,知道出事了。

原來,孩她娘忍受不了我這樣的男人,當著孩子們的面喝下農藥,尋了短見。

如果孩她娘走後我能有悔悟,或許孩子們也不會如此恨我了。

在我不曾悔悟,索性一走了之之後,兒女們被大舅哥接走,從此與我一刀兩斷,也是從親人變為路人的開始。

80歲老人哭訴:把兒女從親人變「路人」,晚景淒涼是我一手炮製

這些年,是大舅哥把他們撫養長大,而我,只是一個十足的逃避者。

後來,孩子們成家立業,一無所有的我淪落到連吃飯都成問題,於是厚著臉皮找到兒女們,希望他們能贍養我,再被無情地拒之門外,被一次又一次地趕出時,我再一次做出了另他們傷心的事,那就是一紙訴狀,把他們告上了村支書那,由他出面,以不贍養為由,要求他們每月每人給我一定的贍養費。

兒女們被我的舉動弄得四鄰皆知,顏面掃地,對我既失望又憤恨,即便這樣,還是每月每人給我2百塊錢,但是拒絕見我。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大病小病的都找上門來,兒女們給的錢遠遠不夠我花錢看病的,又無顏再要求他們什麼,只得撿撿廢品,省吃儉用、苟且活著。

現在,我走幾步腿腳疼得厲害,連撿廢品的活都不能幹了,每天躺在這破舊的房子裡,想著這一輩子的種種,後悔萬分,把兒女從親人變路人,晚景淒涼是我一手炮製,怪不的誰,如今的境地是我活該。

80歲老人哭訴:把兒女從親人變「路人」,晚景淒涼是我一手炮製

世間的一切離不開因果,而所謂公平,因果而已。三大爺一輩子愧對於家庭,對妻子沒有做到丈夫的責任,對孩子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對自己,沒有做到約束、改變自己的行為,以至於晚景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