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1998年5月,是再尋常不過的一天,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婦人佝僂著身子顫顫巍巍地來到湖南省一家醫院的門診大廳內,望著偌大的醫院人來人往,她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導醫台的護士看到老人家獨自一人來到醫院,就上前詢問:「老人家您身體哪裡不舒服?需要要找哪位大夫呢,我們可以幫您預約掛號。」

老婦人看到熱心腸的護士,心裡不由得一暖,她如今年紀大了,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發展了,老婦人捂著一隻胳膊說道:「也沒什麼大病,就是我這條胳膊最近總是疼的厲害,之前也從來沒有這麼疼過。」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銀金花

護士聽到老婦人這麼說,於是就問她要身份證件,老婦人拿出身份證遞到了護士面前,護士看了看身份證上的名字銀金花,這麼奇怪的名字護士還是第一次見,沒有多想登記下了老人的身份信息護士就幫她掛了骨科門診的專家號。

看到老人腿腳不方便,護士就親自攙扶著老人來到了門診處坐下,醫生笑著詢問道:「老人家您這是哪裡不舒服呀。」

銀金花說道:「這都是老毛病了,最近我這胳膊實在是疼得厲害。」

醫生繼續說道:「老人家哪支胳膊疼得厲害呀,挽起袖子來我給您瞧瞧。」

銀金花這才慢慢的擼起袖子,胳膊上是一道道猙獰的傷疤,雖然傷口已經癒合了,但是從留下來的疤痕看,當時那傷口的深度怕是已經傷到了骨頭。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醫生第一次見到有人傷得這麼厲害,而且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婆婆,那猙獰的傷疤讓醫生都倒吸一口涼氣。

醫生疑惑地問道:「老人家,您手臂上的是刀傷和槍傷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醫生心裡也直打鼓,在和平年代哪還有人舞刀弄槍的?於是就讓老人家出示身份證件,當醫生看到身份證上銀金花這個名字時,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他從醫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名字。

他懷疑老人是為了隱藏身份故意用的假名字,於是就藉故有事暫時走開了,醫生立刻撥打了報警電話,他懷疑老人家摸過槍,身份可疑肯定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當民警走進門診室時銀金花還是一臉的疑惑,只見民警嚴肅地說道:「老人家我們懷疑您的身份有問題,麻煩您出示一下相關證件。」

銀金花遞給民警遞過去了身份證,從身份證上的信息看不出來老人家的身份有什麼問題,於是再次問道:「老人家您是不是摸過刀槍啊,手臂上的傷疤怎麼來的?能否配合我們上警察局走一趟。」

銀金花這才明白警察的來意,她沉默了半晌緩緩從一個小包裹里拿出來一張紅本本遞了過去:「事情過去太久了,你們看看這個吧!」

當民警打開紅本本看了以後立馬肅然起敬,向銀金花行了一個軍禮。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銀金花是老人的真名,1912年出生於河南,銀金花的爺爺原本是一個山東人,後來為了躲避饑荒舉家搬遷到了河南漯河,經過幾十年的經營,一家上下幾十口人日子過的也是紅紅火火,銀金花有個幸福快樂的童年。

銀金花的爺爺有武術功底,在河南漯河還開辦了一家武術館一邊以武術討生活一邊種地維持生計,銀金花從小就是一副男孩子的性格,大大咧咧的,除了在學堂里能安安分分的讀書外其他時候都是活蹦亂跳的。

經常流連於武術館的銀金花受到影響,從小也喜歡像男孩子一樣舞槍弄棒,爺爺看到孫女有學習武術的心思,還非常有天賦,於是就把銀金花放在武館裡親自指導,銀金花在爺爺指導下進步的很快。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那段時光家裡人都在,是她最開心的時候了,可是這一切美好的生活都隨著日本鬼子的入侵變得煙消雲散。

1938年8月12日,日本鬼子製造了慘絕人寰的漯河慘案,9架轟炸機盤旋在漯河的上空不間斷的轟炸,一瞬間一個人聲鼎沸的熱鬧城市就變成了一片廢墟,銀金花的家人都在爆炸中都死了。

當時滿地都是屍體,就連樹上掛著的都是,那些倖存下來的人也都沒有好過,日本鬼子拿起屠刀對著倖存下來的老百姓亂砍,往日熱鬧非凡充滿人氣的城市一夜之間就變得死氣沉沉血流成河。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銀金花從那場屠殺中幸運地活了下來,她隻身一人逃到了城外,化身為乞丐用泥土遮蓋自己的臉,原本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間就化為烏有煙消雲散,這對銀金花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從那一刻起她心裡對日本鬼子的仇恨就種下了,並暗自發下毒誓:不殺盡日本鬼子誓不罷休!

流落街頭的銀金花沒有了生活來源,靠著乞討過生活,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餓著肚子踏上了流浪的生活,她一路上一邊躲避日本鬼子的追擊,一邊沿著鄉村小路漫無目的的漂泊,在長達一年的流浪生活後,她不知不覺中過了很多城市,竟然徒步走到了湖南。

這時候她在街上看到有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圍在一起不知幹什麼,在好奇心地促使下銀金花也湊上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八路軍在徵兵要和日本鬼子打仗,這一下子就激起了銀金花的痛苦回憶。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她的家人都死在了日本鬼子的屠刀下,她要加入八路軍要為死去的親人報仇雪恨,銀金花跟在報名的隊伍後面,排隊的人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女乞丐來報名參戰,都好奇的紛紛側目望向她。

當輪到銀金花填寫報名表時,負責徵兵的戰士打量了她好一會兒,說道:「戰場上不是兒戲,你這麼瘦弱的女人家能受得了行軍的艱苦生活嗎?在戰場上都是要拚命的,你這小身板兒能打得了鬼子不。」

周圍還有不少男人附和道:「上戰場都是男人的事情,女人上戰場打仗那不就是白白送死的麼。」

86歲農婦看病,伸出手臂驚得醫生報警,民警確認身份後敬禮:英雄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