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你的一生,因為選擇了與母親的相遇,你的喜怒哀樂,你的成敗得失,無處不會留下母親一路相隨的印記。母親的依伴,讓你不安的靈魂得以安放;讓你的情感飽滿而動情。讓你擁有世間全部的愛,夢想和希望。讓你始終明白,你生命的河流無論在低處迂迴,還是高處奔走,低處有低處的沉穩,高處有高處的姿態,都是母親眼中最美的你。

當你已長大,母親已變老。母親的白髮,在一根根訴說著她流逝的過去。因為你的誕生,母親已為你用完抵達生命的彼岸所有寶貴的東西,包括她的全部青春。

正在給兒子餵飯的這位老人是許張氏,這位年近百歲的駝背老人用彎曲的脊樑為兒子頂起來了一片天。

ADVERTISEMENT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故事發生在數年前,在安徽亳州市人民西路15巷,住著一對特殊的母子:60歲的癱兒許全意和97歲的母親許張氏。15巷是一條寬約3米的小巷,許張氏的家就住在巷子的盡頭,一座青磚小院子,進去之後裡面有三間分開的瓦房,院子裡堆滿了雜物,但收拾得很整齊。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許張氏1916年生的,因為生在舊社會,父母並沒有給她取名字,她17歲時嫁給了同村的許奎元,從此她就叫許張氏。婚後,許張氏育有5女2子,丈夫常年在集上販賣白菜,她在家裡給人織網帽,夫婦倆拉扯著7個孩子長大,生活雖然清苦,但一家人平平安安也算幸福。

兒女成人後,4個女兒陸續出嫁,大兒子也娶了媳婦,小兒子許全意長得俊朗,生性活潑,是村裡的一個好後生。許張氏夫婦以為生活的重擔將要慢慢減輕,但不幸的事發生了。1970年春天,小兒子許全意背著雞蛋到離家30裡遠的地方趕集,晚10點,許全意挽著一個空籮筐回家了,與往常不一樣的是,他回家後表情呆滯,賣雞蛋的錢也一分沒有。第二天早上,許全意突然瘋瘋癲癲地大叫:「有人要害我。」然後滿屋子亂跑。

ADVERTISEMENT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好好的兒子這是怎麼了?」許張氏一直懷疑兒子是走夜路遇到了壞人。後來,許全意被送到醫院治療,醫院給出的結果是他患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治療費用讓這個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可是孩子卻不見好轉。幾個月後,許全意回到家,他經常趁著家人不注意,往外跑,而且跑出去後就不再回家。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20年前,許全意再也不能到處亂跑了,醫生診斷是下肢問題,原因不明。後來,許全意又喪失了基本的語言能力。照顧他的事情就全部落在許張氏的身上。「女兒都出嫁了,有自己的家庭,兒子也成家了。我只能照顧他了。」許張氏說,最初自己年紀不大,又有丈夫幫忙, 1990年丈夫因為患病無錢醫治,離開了人世。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一系列的打擊並未擊垮這個普通農村婦女,她獨自一人擔起了照顧病兒的重擔。這一堅持又是20年。

ADVERTISEMENT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在兒子床邊,滿頭銀髮、身材瘦小的許張氏佝僂著背坐在木凳上,她的兒子許全意側躺在床上,身上蓋著一件青色的外套,一旁的老風扇呼呼作響。老人在為小兒子縫補布片,由於眼睛不好使,針頭經常會戳到老人手指,這時老人會將手指放在嘴裡吮吸一下,然後接著縫補,老人也顧不了這麼多,原本白色的線很快染成了紅色。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因為失禁,所以需要大量布片墊著,而這些布全部都是鄰居送的,母親洗乾淨之後,在家裡一片片地縫好。這間破舊的瓦房內放了兩張床,床頭堆滿了整捆的布片,進門的地方擺著煤爐與小桌子,是老人家燒水做飯的地方。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中午12點是許全意吃飯的時間,家住附近的小女兒許長友給許張氏送來了已經煮好的麵條,許張氏扶著拐杖顫巍巍地站立起來,背駝得厲害。許張氏扶著床邊坐下來,慢慢將躺在床上的許全意扶起來靠在牆上,然後從大兒子手中接過麵條,她先自己嘗了一下,肯定麵條不燙後,才用筷子一根根地將麵條餵給兒子吃,湯汁有時順著兒子的嘴角流下,她便抓起毛巾去擦拭。

ADVERTISEMENT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這一切好像一個年輕母親在餵一個剛學會吃飯的孩子,但這畢竟不是,這位97歲的老媽媽手禁不住地顫抖,她不得不歇息一下後再餵。等兒子吃完麵條,她又用勺子餵一碗水給兒子喝,這樣一頓飯才算結束。餵飯只是許張氏的工作之一,她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檢查兒子有沒有大小便,如果有就要立即清洗,然後再幫他洗身子,結束後她才能開始做飯。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冬天好多了,夏天汗多,一天要擦好幾次身子,還要洗很多次衣服被子。」許張氏說,到晚上先幫兒子洗澡,再看著他睡覺,他睡著後,她才能上床睡覺。因為兒子不能說話,飽餓、冷暖全要靠許張氏去把握,她要經常給兒子增減衣服,就連頭髮鬍子都是許張氏為兒子剪。

許張氏的情況被媒體關注後,引來了很多好心人想幫助她。上海的一家企業老總派安徽分公司的工作人員送來10萬元(約合新臺幣43萬)愛心捐款,但老人一口回絕了。她說:「這麼多人來看我,我已經承不住大家的情了。我做了啥?為啥能用人家錢?我到時候怎麼回報大家?」

97歲駝背老母親照顧癱兒40年,回絕40多萬元愛心捐款,去世後千人送行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