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媳婦欺負我,跟她離婚,讓她滾」,兒子:遵命!讓她凈身出戶

「你媳婦欺負我,跟她離婚,讓她滾」,兒子:遵命!讓她凈身出戶

「你媳婦欺負我,跟她離婚,讓她滾」,兒子:遵命!讓她凈身出戶

陳忠實《白鹿原》:「世上有許多事,儘管看得清清楚楚,卻不能說出口來。」

不管是極盡歡快之事,還是極盡悲傷之事,都很難用言語準確表達出來。

極盡歡快之事還好,即便表達不清,至少心裡快活。而極盡悲傷之事,表達不清就會壓抑在心裡,成為一塊心病。如果自己想不通,餘生一直會受影響。

有句話說「哀莫大於心死」,形容的就是極盡悲傷之事。遇到了這樣的事,我們可以說自己心如死灰,可以把該吐槽的人和事都吐槽一遍,但仍舊感覺有些感受表達不出來。那些表達不出的感受,就需要自己消化。

就拿離婚來說,有些人是在極盡悲傷的情況下離婚的,他們所能表達出來的苦楚往往有限,剩下的需要他們自己想通,需要他們自己消化,如果想不通,如果消化不了,就會像「消化不良」一樣難受。

下面這位讀者的婚姻就挺無奈的,雖然她想盡力把無奈表達清楚,但依然有很多東西需要她自己消化,我們一起來看一下。

「你媳婦欺負我,跟她離婚,讓她滾」,兒子:遵命!讓她凈身出戶

東林老師,您好:

我和我老公的愛情,早在結婚前就經歷過分分合合。我以為我們分手後還能復合,彼此肯定真心相愛。雖然我在結婚前就發現他母親、舅舅和小姨都很強勢,看不起我們家,甚至在我爸媽面前拍桌子瞪眼,但我卻認為真愛能夠勝過一切,從而不顧家人反對嫁給了他。

剛結婚那一年過得還可以,之後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先是他辭職,接著我父親病重。我父親病重期間,一直是我和母親沒日沒夜地照顧。我叔叔來鬧事和我打架,他非但沒有維護我,反而還和稀泥,後來遇到來那個叔叔,還對他熱情有加。我心裡氣不過,覺得他應該和我站在統一戰線,他給我的解釋是怕別人覺得他沒禮貌,這在我心裡埋下了心結。

即使對他有不滿,但失去至親之後,我覺得還是應該珍惜現有的生活以及活著的人,所以就沒有追究。

他父母離異後,他母親拿了他父親的銀行卡,把他父親送去養老院,平時也不怎麼照顧,甚至我們結婚都沒有請他父親參加。後來他父親去世了,他母親找我倆商量,想在殯儀館給他父親辦葬禮,我沒有意見。

但之後他母親又臨時變卦說要在我們婚房裡辦喪事,我不樂意,但是沒用,他母親非要在我們家辦,非要住我們家,招呼各路親戚到我們的新房,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

喪事結束以後,他找我談話,其實是興師問罪,問我憑什麼不同意在家裡辦喪事,說我不尊重他母親:「這裡是我家,也是我媽的半個家,你憑什麼不讓她住?你必須去跟我媽低頭認錯,你自己挑起的矛盾你自己去解決!」

我覺得兩個女人都在氣頭上,沒必要非得立刻溝通,結果他就提了離婚。從離婚登記到冷靜期滿,他就催我去離婚,因為Y情暫時辦不了,這才暫時擱置。

從提離婚到現在,他和他家裡人態度很堅決,我也明白一切已成定局。只是,女人是感性的動物,這麼多年我對他和我們的小家的付出太多,以至於一時間很難堅決地斷舍離。

有關他父親的喪事,我好言好語跟他解釋了,他沒說什麼。而當他母親找他哭訴時,說我不讓她進家門,他毫不猶豫維護了他母親,放棄了我和我們的家。

他這個人喜歡長時間冷戰,不管因為什麼原因鬧矛盾,他永遠高高在上。他的工資從來沒有交給過我,唯一一次放到我這裡一萬塊,還在婆婆的唆使下問我要走了。我親眼看到婆婆發信息教他怎麼做:「錢是你的,憑什麼不要?你就說你爸買墓地要用錢,本來買墓地讓她出錢都是理所應當!小事情可以無所謂,原則問題必須態度強硬,不然你就會受委屈!」

我見過他愛我的樣子,後來的事情越做越絕,我才意識到是沒有感情了,沒必要留戀了。只是,我太心疼自己的付出,中間我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但轉念一想,我即便有錯,也不至於讓他和他的家人對我全盤否定吧?也不至於堅決要跟我離婚吧?除了周圍的朋友,他家裡人沒有一個人出面勸和,甚至把我從新房裡往外趕。

我朋友勸我考慮清楚,因為離異的女性很難再嫁出去,或者說很難再找到好的人家。我雖然有這方面的擔憂,但又不想因為這種原因繼續委曲求全。

我諮詢過律師,律師說雙方婚內財產可以分割,房子即使是他一個人還貸,用的也是婚內共同財產,我可以爭取一部分。但我沒有爭,主動放棄了。既然他們認定那是他家的房子,那就給他們吧!

「你媳婦欺負我,跟她離婚,讓她滾」,兒子:遵命!讓她凈身出戶

雖然那位讀者沒有交代她前夫和婆婆關於離婚的對話,但從他們的行事作風不難推斷出,他們母子倆有過這樣的對話:母親說「你媳婦欺負我,跟她離婚,讓她滾」,兒子回答「遵命!讓她凈身出戶」。

如果不是他們一家人商量好的,不可能反覆說房子是他們家的,不可能把她往外趕。若是問他,他會說:「我媽讓我跟你離婚,我能有什麼辦法!」

最關鍵的問題是:即便她真的有錯,她已經服軟示弱了,降低姿態了,婆家還不依不饒,全盤否定她。就沖這點區別,就能說明她沒有錯,錯的是她的婆家人。

他們只看到了他們不願意看得的問題,卻忽略了女方當初奮不顧身嫁給他的情分,這不是做人該有的姿態。

另外,關於男方父親的事,更能看出她婆家人的問題。父親在世的時候,母子倆對他不聞不問。等到人去世了,他們又假裝深情,說白了,就是做做樣子,做給外人看,就跟她前夫當初討好欺負她的叔叔一樣,在乎的是自己的面子。

這種愚孝的男人和低情商的婆婆,總是會因為所謂的「面子」毀了婚姻,在他們看來,面子比天大,面子比妻子和兒媳重要得多。

從這個角度來說,她沒必要留戀。更沒必要擔心離婚後嫁不到好人家。如果離開一個好男人,擔心以後嫁不到好人家還可以理解;如果原來那個人很差勁,你有什麼好擔憂的呢?隨便找個人都會比原來那個好。

對其他人來說也是一樣:如果你的婚姻存在很嚴重的問題,你放棄了,人生會有各種可能性;但如果不放棄,你的人生就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繼續受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