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01

很多老人在年輕的時候總覺得自己不會有老的那一天,所以根本就沒有仔細想過養老的問題。他們覺得自己的養老不用靠兒子兒媳,所以說話做事都表現得特別硬氣。

跟兒子兒媳相處時,他們也不會顧慮兒子兒媳的感受,想怎樣就怎樣,還會逼著兒子兒媳聽自己的話,若是不聽,他們還有別的招數。

若是兒子兒媳在氣急之下,說出以後不給他們養老的話,他們還會說不會有靠著他們養老的一天。但等他們真的老了,需要人照顧時,他們只能自我打臉,覥著臉住到兒子兒媳家,過上有兒孫照顧的養老生活。

而有的人,到了這個地步,仍不改那霸道的性子。他們需要靠著兒子過活,所以對兒子不會做得太過分,但對兒媳,他們就想要打壓。他們想要靠著這種方式,樹立大家長的威嚴。

他們以為這種方式能夠讓他們過上有尊嚴的老年生活,但實際上,這樣的行為只會惹來孩子們的厭惡。要知道,只有對小輩的慈愛才能換來小輩對他們的尊重與孝順。可惜,很多人都不懂。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02

劉瑩(化名)的婆婆就是這樣的老人。她本身就是個自私自利的性子,在她的信條里,任何關係,都是打壓與被打壓的關係,就是母子關係也不例外。

她覺得,自己若是沒辦法打壓別人,那自己就會成為被打壓的那一方,所以,她就像鬥雞一樣,隨時處於戰鬥狀態。劉瑩的丈夫文騰(化名)因為有這樣的母親,所以過得特別壓抑。

從小,母親對他就是非打即罵,若是敢頂嘴,那巴掌就會扇到他的臉上,因此,他臉上頂著巴掌印出現在校園裡是常有的事兒。因為這,他從小沒少被人嘲笑。

所以,他一直很自卑,直到遇到劉瑩,他才找回了點自信。劉瑩不同於他的母親,她是個開朗又懂得關懷別人的人。她的世界是明亮的。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劉瑩教會了他很多東西,在這過程中,他終於走出了之前的陰影。而他對劉瑩的感情也發生了質的變化,從喜歡變為了愛。

劉瑩也很喜歡這個男孩兒,他穿著白襯衫,獨自坐在角落,安安靜靜看書的樣子,早已印在她的腦海中,刻在她的心裡。

於是,兩個人就開始了一段甜蜜的戀愛,從校園到職場,兩個人談了八年,期間不是沒想過要結婚,但文騰母親的反對,讓他們始終沒能步入婚姻。

文騰母親反對的理由也是特別荒唐,她覺得城裡的姑娘不靠譜,跟她談不來,所以要給文騰找一個村裡的姑娘,這樣知根知底,相處起來也自在。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這是文騰接受不了的,不是說村裡的姑娘就不好,只是他已經有了心愛的姑娘,除了劉瑩,他是誰也不想要。文騰的這種態度,惹惱了他母親,她直接找到了文騰所在的城市,找到劉瑩的家裡,大鬧了一通。

嘴裡也是不乾不淨,什麼難聽的話都說了出來。那之後,劉瑩都不敢住在家裡了。因為鄰居們都以為劉瑩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以為她真是文騰母親口中的狐狸精。

因為這事兒,文騰跟母親的關係進一步惡化了,而劉瑩對未來婆婆的印象也差到了極點。自此,劉瑩再也沒有提結婚的事情。她也想過分手,但她是真的很喜歡文騰,她不捨得離開他,所以,她就一直這麼拖著。

文騰也提過結婚的事情,但她沒有答應。之後,文騰的母親又來鬧過幾次,但都沒能分開他們。

若是沒有那次意外,兩個人或許還會糾糾纏纏多年,多年後,或許還會分手。可能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直接給了他們一個孩子,一個意外到來的孩子。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他們雖然已經同居了,但一直都有做保護措施,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劉瑩就那麼懷上了。這個孩子的到來,讓他們結束了愛情長跑,步入了婚姻。

兩個人是歡喜的,但劉瑩的婆婆卻是非常惱火,覺得兒子脫離了自己的掌控。她開始頻繁刷存在感,兒媳懷孕了,她也不管,也沒想著來照顧,每次過來,都是指使著大著肚子的兒媳干這干那,若是不聽,她還會不顧形象地大吵大鬧,甚至還會坐到地上拍著大腿哭嚎。

劉瑩懷著孕,受不了這樣的鬧騰,她只能照著做,婆婆讓幹什麼就幹什麼,文騰在家的時候還好,還能護著劉瑩,但只要文騰不在,劉瑩的婆婆就會變本加厲。

在這樣的折騰下,劉瑩終究是倒下了,婆婆對她的磋磨,讓她失去了肚子裡的孩子。自此,劉瑩恨透了婆婆,就是文騰也恨透了母親。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經了這事兒,文騰是不願意再忍受這樣的母親了,之前是因為顧念著母子之情,他才會多番忍讓,但這次,她實在是太過分了,他不能再忍下去了,他直接趕走了母親。

自此,他再也沒讓母親踏足過他家,但母親卻沒有停止作妖,她沒事兒就打電話過來,不是要錢,就是讓他去舅舅家幫忙。有的時候,還會堵在家門口,罵他們不孝。

自此,母子關係和婆媳關係直接進入了寒冬,再也沒能回暖。劉瑩以為,她再也不用跟這樣的婆婆相處了。畢竟都撕破臉了,還怎麼相處。

但她想得太天真了。多年後,她婆婆年紀大了,身體也沒那麼好了,就鬧著要到兒子家養老。文騰跟劉瑩當然不願意,但她竟然找到居委會的人來做說客,還到處說他們不養老人,這下,他們沒辦法,只能讓她住了進來。

她住進來後,兩個人為了躲著她,就開始早出晚歸,能加班就加班。這下不得了,她又覺得委屈了,她跟兒子告兒媳的狀,說她都來兩個月了,兒媳也沒給她做過飯,要兒子教訓一下兒媳。

文騰實在是煩不勝煩,他直接反駁,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之後,只要老太太鬧騰,他就站在妻子這邊,讓老太太吃癟。而老太太天天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忍受著兒子兒媳看過來的厭惡的目光,感覺這日子都沒了奔頭。

從文騰和劉瑩的故事中,我們能夠明白兩個道理。

「我來兩月,你媳婦也沒給我做幾回飯」兒子:讓你來養老就不錯了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