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生活中,總有些不想去,又推脫不掉的聚會。

去了,在推杯換盞間,搭上了時間和精力,內心卻依舊孤獨,不去,又顯得格格不入,擔心被同事排擠,被朋友遺忘,被社會孤立。

其實,不是每個邀請,都必須回應,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ADVERTISEMENT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網上有這樣一個提問:為什麼一些人,開車回家到樓下卻要呆半天才下車?

下面有人回答道:

「在車裡我是鮮衣怒馬少年郎,懷揣著自己高貴的靈魂與夢想。而踏出車門的那一刻,我就成了油頭垢面的小職工,廚房裡只有剩​​飯沒熱湯。」

ADVERTISEMENT

人需要獨處,獨處可以讓人靜下心來思考,專注於自身發展。

人可以沒有榮華富貴,沒有高朋滿座,但不能沒有自我。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有這樣一個故事:

ADVERTISEMENT

有一個小時候形單影隻的孩子,他喜歡畫畫,經常一個人在家塗鴉,後來他考上了建築系,畢業後又進了一所大公司上班,二十七八歲結婚,生活靜好。

但他總覺得不自由,彷彿內心深處有另一個自己在那裡觀望著,目光冷洌

熬了幾年,他終於選擇辭職,接下來的十年裡,他似乎過起了歸隱生活,整天泡在工地上,和泥瓦匠們一起搬搬抗抗,在西湖邊喝茶看書,走親訪友。

ADVERTISEMENT

在孤獨中,他沒有放棄對藝術的思考,還碰撞出了很多與眾不同的藝術靈感。

他就是中國美術學院建築藝術學院院長,王澍,也是第一個獲最高建築獎項的中國人。面對採訪,他說:「我得謝謝那些年的獨處時光。」

是這些獨處的時光讓他能夠靜下心來思考,很多優質的靈感都來源於那個時期。

正如周國平所說:「人之所以需要獨處,是為了進行內在的整合。」

獨處是一種歷練,也是一個人最好的增值期,那些獨處的時光,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時光,學會獨處,就是學會把溫柔和理想都留給自己。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有這樣一個小故事: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他的羊吃飽了,你的柴呢?

我們很多人都曾面臨這種,遵從自我和順應社會中的選擇,最後選擇了委屈自己,而經過時間洗禮後,卻發現生活並沒有因為你的妥協,而對你更好,反而自己也不快樂。

正如作家劉同所說:「不合群是表面的孤獨,合群了才是內心的孤獨。」

你以為你在合群,其實你在浪費青春。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人不怕獨處,怕的是在人群中,心卻感到孤獨,沒有與自己獨處的經驗,就不會懂得和別人相處。在我們馬不停蹄地奔向人群的時候,也是在與內心的自我背道而馳。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劉若英在《我敢在你懷裡孤獨》一書中,描繪了她和先生婚後的生活狀態:夫妻倆一起出門,去不同的電影院,看不同的電影,然後兩人一起回家,進門後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兩個人有著各自獨立的臥室和書房,共同的空間是廚房與餐廳。

劉若英還提到,最初是打算在書房裡放個大書桌,一人在一頭,共用書房,但覺得像網吧,便將兩人書房安置在家裡最遠的對角線。

後來,當別人問劉若英家庭幸福的秘訣,她這樣回答:「我們都保有孤獨的自由」

低質量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你不合群的樣子,也很酷。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再親密的關係也要切割出自己的喜怒哀樂,習慣獨處,就是習慣不把安全感寄託在伴侶身上,這樣便不再會在關係中患得患失,以對方為中心。

他對你好你就高興,他不理你你就難受,如此以往久了,便是無盡地索取和自耗。

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說明我們一個人,已經能夠自得其樂,在精神與情感上自給自足了。

沒有一種愛能替代孤獨的意義,愛可以撫慰孤獨,但不能消除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