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01

對於多子女,很多人抱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兒女雙全是種福分,湊得一個好字才算人生贏家。

但也有個別父母,依然根深蒂固地認為還是兒子好,畢竟還是需要兒子傳宗接代,而對待女兒,則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早晚都會成為別人家的人。

這種扭曲的思想會導致父母心安理得的重男輕女,為此受到傷害的女兒不勝其數。

范秋榕就是身處於這樣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原生家庭不僅沒有帶給她快樂和關愛,而且只帶來了無盡的陰影與悲痛。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02

范秋榕是一個農村姑娘,她從小就深刻體會到了重男輕女的痛楚。

她的母親在生下她的時候,因為全家都期盼著希望會是個男孩,但未能如願以償,所以,自她出生以後,全家都對她沒有好臉色。

范秋榕母親也因為生下的是女孩,而被婆家所嫌棄,一直要求她再生男孩,如果生不了男孩就哪兒來回哪兒去,因此,母親對她的態度,也談不上什麼慈愛。

秋榕母親為了能生個兒子,甚至還給女兒取了個小名,名為招娣,可想而知有多麼封建傳統。

但他們盼了多年,母親的肚子一直沒個動靜,而母親也被婆家指著鼻子罵了不會下蛋的母雞,她在婆家受了氣,便把火兒都往女兒身上撒,那段時間,真可謂是秋榕的童年陰影

在秋榕六歲那年,她的母親終於盼來了一個兒子,這才算是在家中有了一席之地。因為兒子的誕生,母親在家裡也有了地位,這更讓母親覺得兒子是福星,女兒卻是個掃把星。

從小到大,秋榕為了討好父母,總是力所能及地幫著父母做事。年幼的她自小便學會親自照顧弟弟,常常搶著幫母親做家務,就為了能得到父母的認可與關愛,但她做得再多,父母都對她很是冷淡。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甚至弟弟有一點磕磕碰碰,不管是不是秋榕的原因,也不論她在不在場,都會被認定是她的責任,認為她沒有照顧好弟弟,為此挨罵挨打都是家常便飯。

等到秋榕初中畢業時,父母險些讓她輟學,他們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沒必要花那多餘的錢讓女兒讀書。

自小成績就很優異的她,也格外喜歡讀書,她哭著哀求了很久父母都無動於衷。後來,學校老師主動找到家來,並且提議資助范秋榕,還和她的母親反覆強調了讀書的重要性,父母這才同意讓她繼續讀書。

范秋榕也爭氣,整個高中生涯,她的成績都名列前茅,順理成章地考上了國內知名大學。上了大學後,她更是拿遍了學校的獎學金,也申請了勤工儉學,在大學期間便靠自己的能力賺取了生活費,還清了老師資助上學的所有費用。

等她畢業後,也憑自己的本事留在了城市一家名企工作,這時,父母以她開始工作,有了收入為由,開始向她索要回報,讓她每月按時打款回家,供弟弟上學。

前面也提到了,秋榕的高中到大學,其實大部分都是靠老師的資助和自己的努力才得以堅持下來,但她的父母卻還是時常把「辛苦供女兒上大學」這樣的話掛在嘴邊,美其名曰該到了女兒報答的時候了,以此為理由向秋榕伸手要錢。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其實,剛參加工作的秋榕,只能在最底層奮鬥,工資也只有三四千,她所在城市的消費又高,每月還要按時給父母匯一半工資,她只能節衣縮食,節省自身開支。

哪怕到了現在,工作多年的秋榕,早已薪資過萬,但她也依然聽從父母的話,只給自己留一兩千作為生活費。

最困難的時候,秋榕甚至連出租房的電費都交不起,只好自請留在公司加班,到家摸黑洗漱後倒床便睡。可她的父母從不過問她的生活,也從不關心她的錢是否夠花。

後來,范秋榕在工作中與自己高中同學兼好友重逢,舊友重逢自然有聊不完的話題,她的這位閨蜜從前就深知她家裡的情況。

兩人在聊天過程中,她聽說秋榕仍然在毫無底線的接濟父母和弟弟,甚至已經負責了弟弟高中到大學的全部學費,閨蜜對她十分恨鐵不成鋼。

她勸誡秋榕:「你努力地生活,就是想讓你的父母看見你的優秀,甚至希望有一天能讓你父母誇獎你一句。但這麼多年了,你付出了這麼多都沒有得到他們的認可,你怎麼還想不明白?

你付出得再多,他們都覺得理所當然。因為你是女兒,所以在他們眼中你就是個外人,外人給得再多,都不及自家兒子,甚至對你的付出仍不滿足。這樣硬的石頭心,你捂不熱的……」聽了閨蜜的話,秋榕不是沒有感觸,但她還在猶豫徘徊。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在閨蜜的再三告誡下,她終於決定為自己考慮,她決定只資助弟弟到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後,她便不再資助弟弟,可即便這樣,也已經資助了弟弟7年了。

這年,秋榕弟弟大學畢業,她的父母連弟弟的工作都給安排好了,供了弟弟7年之久,她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點積蓄,如今弟弟已經有能力工作賺錢,她便準備停止資助。

這個月,她沒有按時給父母匯款,母親一個電話直接打來質問,她便和父母說,弟弟已經有工作,有能力賺錢了,便不準備再資助弟弟,想給自己存點嫁妝。

范秋榕以為父母會理解她的想法,甚至會關心一下她的感情生活。但不想,母親聽說不能打款,立馬火冒三丈,直接罵她不孝女,說她自私自利,不考慮弟弟,還說什么弟弟一天不結婚,就一天不能斷了匯錢回家的舉動。

聽著母親三句話不離錢,秋榕十分傷心也十分懊惱,她第一次態度強硬地拒絕了母親,甚至掛斷了母親的電話。

沒想到,范家父母直接找上了門,他們來到秋榕住的地方大吵大鬧,鬧得人盡皆知,就為了逼迫女兒繼續供養兒子,直至兒子結婚。

父母的行為讓鄰居及旁人以為秋榕是個不孝女,讓秋榕受盡了周圍鄰里的指指點點,甚至他們還企圖鬧到秋榕的工作地點,最後,還是秋榕報警才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著父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為,秋榕很是寒心,她自認為對父母已是仁至義盡,卻不想父母卻如此貪得無厭,絞盡腦汁地想要榨乾她每一滴血。

經過這事,她決心和父母斷絕來往,餘生只過好自己的日子,等到父母老了,也只儘自己該盡的贍養義務,絕不再付出更多。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03

心理學家弗蘭克·卡德勒曾說:「生命中最不幸的一個事實是,我們所遭遇的第一個重大磨難多來自家庭,並且,這種磨難是可以遺傳的。」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