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公屋無人問 悲情香港欲斷魂


香港多方面倒退,民生今非昔比,已經淪為悲情城市的等義詞。暴疫潮先後蹂躪本港,經濟寒冬,基層雪上加霜,生活朝不保夕,炎夏困在焗熱劏房,過着非人生活,而且勞工法例沒有保障,多宗戶外工作工人在高溫下猝死,路有中暑亡魂,人命在特區被輕視,甚至死在公屋亦沒人問。

石硤尾邨昨日驚爆住戶死亡事件,一名50多歲的獨居女子,據知有長期病患,社工有時會上門探訪,近日女子所住單位傳出異味,屋邨辦事處未有察覺,附近單位住戶通知保安,卻以死老鼠為由推搪,未有採取行動,直至過了幾天,單位傳出惡臭,街坊忍無可忍,報警才揭發獨居女子死去多日,屍體發脹,同層住戶與屍為鄰,呼吸屍臭多日,令人震驚。

事件揭發後,房署及屋邨辦事處的態度備受質疑,而單位沒有清潔及消毒,臭味揮之不去,加上相識多年鄰居慘死,街坊都感到十分不安。有人事後勾起喪子之痛回憶,盼房署恩恤處理,安排調遷。死者本身都有悲慘故事,雙親在她幼時雙雙離世,獨個生活四十多年,最後孤獨的死去。

香港步入末世,疫情爆發,生離死別的故事,這幾年多不勝數,相信不少人親身或目睹悲劇發生,卻愛莫能助。最明顯例子,疫下院舍及醫院探病被大幅限制,多少老人家失去家人的照料與支持,臨終沒有親友送別,本來兒孫滿堂,最後卻要孤獨的離開世界,固然含恨而終,其家屬難道會好過嗎?心中悲痛向誰說?

檢疫隔離政策超過兩年半,不少家庭分隔兩地多時,冷漠的官員一味以防疫為擋箭牌,未有檢討自己過失,防疫甩漏,導致無數市民家破人亡,妄下一刀切禁令,只為方便行政,漠視民生與經濟需要,店家紛紛倒閉如死市,成千上萬冤死亡魂,滿街生不如死的苦主,令特區瀰漫一股沖天怨氣。

愈來愈多香港人用腳投票,離開這片傷心地,去年的淨移出人數為9,400人,1.79萬人為單程證持有人的移入,2.73萬人為其他香港居民的淨移出。留下來的,很多都放棄生育,香港的生育率一直在亞洲經濟體中屬於最低的地方之一。2021年年底的本港人口的臨時數字約為740萬人,較前年年底的742.7萬人減少了2.36萬人。死亡多於出生的情況繼前年首次在香港出現後,去年擴大逾倍,出現1.42萬人的自然減少。這個是大趨勢,相信在疫情過後,去外地交通回復正常,會有更多人離開香港,數年內會見真章。

悲情城市多危難,疫情始終未清零,通關無期,市面死氣沉沉,近年掀起行山熱潮,因為很多人寧願遊山玩水,遠勝於望着市區一張張愁容。當很多人活得像行屍走肉,生存卻非生活,這城市只差未正式宣布死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