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新局挑戰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竄訪台灣後,北京的反應是直接反制,反制是對台灣民進黨政權與美國分別執行。

對台灣是改變過往對台的統戰政策,今後會是新常態的軍事圍台,只差武統一線。經濟制裁會採不同藉口,限制台灣利用兩岸貿易。制裁面會愈來愈廣,視乎台灣民進黨政權的表現,但無論如何,再不會有馬英九時代的寬鬆優惠,反而是步步壓迫,在和平統一與武統之間選擇。維持現狀已是不可能的了,兩岸關係必然改變現狀,北京應有更系統的對策正在籌劃。

對美的反制是暫停和取消一系列雙邊會議、磋商與合作,把以往兩國政府逐步建立起來在重要司法、軍事等方面的工作關係撤銷,從多渠道友好式的磋商通話回復到原有的外交正式通道,取消事前協商的餘地。這應該是中美關係的一個大倒退。言語措詞也與前大不相同,不再客氣,例如把美國主導的G7聲明對比為新的八國聯軍行為,警告的語氣強硬,也把美國及其盟國看作是沆瀣一氣。外交上留有餘地,不過是回到國家外交關係,已沒有以往的善意。

佩洛西事件引致的,是把近年美國對華的種種不友善行動歸納為兩國矛盾,再無法回復友好,只能各從本國利益出發與對方角力。全方位的角力也愈來愈走向軍事衝突的邊緣,解放軍圍台軍演已把與美軍衝突列為可能,故此廣泛動員準備。美軍不動,台軍龜縮,是美國不願與華在現時開啟戰端,所以美國並未有如中國軍隊那般動員。今次是時機未到,不單止美國在等待中國發第一槍。

中國要準備的是,美國大有機會找尋時機在台灣問題上弄成烏克蘭例子,在今天以前早已開始在台訓練特種部隊,加強軍備,一如烏克蘭戰爭。美國在台灣問題上也不會單求軍事勝利──戰勝中共當然最好,但美國不會存幻想,還是烏克蘭式的代理人之戰,把中國的發展拖垮,用充公的中國海外儲備和資產及台灣的積累來支付戰爭。

有說與美國開戰,中國需要準備三、五年,若真的話,這三、五年便是現在開始計算,如今是備戰時期。中美關係、兩岸關係只會惡化,不會改善,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香港要作相應準備。一切已不是太平盛世那樣可從容辦事了,也不可能依樣畫葫蘆,而是要面對新時代新危機,作出打破舊軌、開創新局的新舉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