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情感

  • 「美容花888,快報銷」趾高氣昂的岳母被女婿一本離婚證打昏頭

    婚姻從來都不是等價交換,能夠產生婚姻的前提一定是彼此之間有感情。而當初的相互承諾,換來的或許是美滿幸福的婚姻,又或許是雞毛蒜皮不斷地爭吵。 從來沒有誰的婚姻是順風順水的,即便是雙方的內心都把保留著對彼此的愛,可是朝夕相處下來也很難保證兩個人都是那不相同的齒輪,彼此磨合的是那麼的順利。爭吵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愛意在爭吵中逐漸的消磨殆盡。 而能夠產生爭吵的,有的時候導火索也不一定發生在兩個人中間,其實身邊人的所作所為都能夠成為矛盾的爆發點。 與其說婚姻是幸福的港灣,倒不如說婚姻是一場棋局,有的時候一步錯就步步錯。即便是在婚前沒有意識到未來可能發生的種種未知,只有等到婚後的的相濡以沫才發現或許對方並不是自己最合適的人,不管是外在還是內在的原因。當所有的衝突和矛盾凸顯,婚姻的維繫也顯得是那麼的困難。 很多時候,作為家長的公公婆婆甚至岳父岳母,他們總是站在自己所謂的立場去想問題,以至於往往忽視了婚姻中兩個主人公的意見。很多以不圓滿結尾的婚姻都是所謂的多管閒事造成的,或許給孩子們更多的空間才是對他們更好的尊重。 當初牽手走進婚姻的殿堂的時候,沒有想到結局會是那麼的不堪。 當二十幾歲的年齡遇到令人心儀的另一半,內心總是禁不住會小鹿亂撞,而文倩和李哲也是當初讓人艷羨的小情侶。他們相識於校園,經歷了畢業的考驗,為了愛情,李哲選擇了去文倩的家鄉,這自然讓文倩感動不已。 他們相約穩定下來就結婚,而兩個人的感情也成為了同學之間的佳話。但是當初美好的幻想總是支撐不住現實的考驗。當李哲真正的開始接觸岳母家的時候,才發現老一輩人和自己的代溝是那麼的大,大到自己完全接受不了。 因為自己是外地人,再加上外地口音,讓這個排外的城市對他並不是很待見。即便是文倩對自己呵護備至,李哲在這個城市中也感覺不到愛和溫暖。 曾經他無數次地問自己,這樣做值得嗎,家中還有父母,他們無人陪伴自己就這麼自私的因為愛情而背井離鄉。在剛開始結婚的那段時間,李哲是幸福的,他堅定自己的選擇,認為愛可以抵擋一切困難。 可是愛在現實面前真的超越一切嗎? 當生活的壓力撲面而來,李哲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在這座城市除了和老婆的娘家有聯繫之外,顯得是非常的孤獨。走在下班的路上,街邊霓虹點點,可是身邊的知己好友卻不在。 不僅如此,讓李哲更是壓力倍增的不來源於妻子,而來源於自己的岳母。岳母打心底里其實並沒有瞧得起這個女婿,或許是因為李哲在異鄉定居,使得岳母逢人就說自己的女婿是上門女婿,言語中慢慢地諷刺。 自己為了真摯的感情而放棄別的就那麼的讓人不屑嗎?李哲不明白,也越來越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岳母對自己的態度似乎不是特別的友好,只有當需要錢的時候才會和自己親近,而言語更是理所應當。 李哲因為有技術,在公司的薪水確實很可觀。很多人即便是獨立了也不會忘記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的父母,李哲也是這樣的人,他曾經和妻子商量,每個月的工資都會給家裡打一點,妻子也同意了。 但是這件事情不知怎麼被岳母知道了,她顯然是很不高興。即便是心懷不滿也沒有立即表現出來,而是在女兒耳邊煽風點火:「你看看他把錢都給他爹娘了,你們怎麼過日子啊?你們現在不是還還著房貸嗎?再說了,他家又不是只有他一個孩子,憑啥他花錢?你看看我和你爹平常問你要錢嗎?」 時間長了也讓兩夫妻之間產生了罅隙,兩個人開始了爭吵。李哲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當初對自己如此支持的妻子現在的態度會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原來都是婆婆從中作梗。 婚姻就像是一潭湖水,有人從中扔下了一塊石頭自然也會泛起陣陣漣漪。 而岳母就是那個扔石頭的人,她開始頻繁地干涉夫妻兩個人的家事。這讓本來就覺著自己是外人的李哲心裡更不是滋味。而且,為了避免自己的錢給父母,岳母也就開始了自己的索取。 不管是購物還是護膚,都大言不慚地向女婿要錢,一次兩次李哲還能夠承受到後來他就開始逐漸的喘不過氣來。於是不得不開始縮減對於父母的支出,這樣的做法讓岳母很是受用,覺著自己在家的地位無人撼動。 失望往往不是一次產生的,而是長時間的積累。 再好的脾氣遇到了這樣的家庭想必都會抓狂的吧,但是李哲還不想就這樣放棄,他認為自己已經為了這個婚姻失去了太多,如果真的走到了最後那一步,他不甘心,不能就這樣竹籃打水一場空。 當李哲接到了母親住院的電話後,第一時間就是趕緊開車回家,但是這個時候的妻子卻拉住自己說要給岳父過生日。 「生日重要還是我媽重要?!」李哲發現妻子是越來越不懂事了,他急火攻心,甩下妻子就飛奔回家。好在母親沒大礙,但是在病床前母親訴說了自己對於兒子的思念之情,這讓李哲心裡很不是滋味。 而這個時候妻子打電話過來,曾經那麼善解人意的她現在變得是喜怒無常,因為自己沒有參加岳父的壽宴而破口大罵,甚至還脫口而出:「既然你心裡沒有我,那我們就離婚吧。」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

  • 「公婆負責所有生活開銷,承包所有家務,但我還是想搬出去住」

    對於所有婆媳矛盾的解決方法,首選的都是「分開住」,可是還有些家庭,看起來並沒有矛盾,婆媳或跟兒子相處都和諧的樣子。 但是彼此是不是真的都幸福舒服,那可就很難說了。對於這點,做主的人,可能相對好一點,而只聽從和被照顧的一方,也許就並不那麼滿意,甚至不領情。 你可能覺得這樣是不是太矯情?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父母賺錢給你們花,還幫你們帶孩子,幫你們做飯洗衣做家務,你們還不高興?還不滿意?是不是太過分了? 是有點過分,可是不那麼愉快的感覺也是真的。這一點,年輕人一定是深有體會的。 因為兩代人的生活習慣不同,每個人的觀點觀念也不同,老公老婆間可以說出來,可以協調,但是兒媳跟婆婆跟公公,就沒那麼隨意了。 這一點,網友英子說自己是真的深有體會。她跟老公結婚後,一直跟公婆住,公婆還年輕,也都是有能力的人,有收入,也有時間。 所以她嫁過去後,沒有做過飯,也很少做家務。主要是她做什麼,婆婆都會教她,哪怕是洗衣機洗衣服,婆婆都要來調一下水位,提醒她放多少洗衣液。 要是她去做飯,婆婆也會幹涉,這個調料不能吃多了,那個菜不能放醬油。公婆做的飯,總是說這個有營養,那個吃了對身體好。 可是英子經常覺得沒有胃口,也就是公婆跟她和老公的口味,還是有差異的。而且只要公婆在,她們夫妻誰進廚房,都會不太高興的出來。 因為做什麼,老人都在參與,或者嫌她們做的不好,後來兩人乾脆就不插手了。 可是想換個口味在外面吃一頓的機會都很少,因為家裡老人天天按時做飯,不給機會,不讓他們在外面吃。 其實,英子買快遞,也像是被監視一般,婆婆每收到快遞都會問是什麼,都要參與討論,買什麼多東西幹啥呀,這個東西哪裡不好啊之類的,都要發表意見。 英子覺得自己要是買衣服,都要藏著掖著。自己房間的衣櫃,她買了幾個收納抽屜,婆婆看到了也說:「這種東西華而不實用不上,用不著,你直接把衣服疊好碼在柜子里不就行了!」 總之,明明是公婆出錢生活,家裡水電費用等也都是公婆在出,小兩口什麼也不管,天天有現成的飯菜吃,可是英子卻總覺得這不是自己的家,像是客人一樣。 因為只能接受,不能隨自己的意思。說矛盾吧,又沒有大的矛盾,又沒有爭吵,只是她覺得很不自在,經常覺得很壓抑。 像是公婆才是家裡的主人,自己跟老公都是做客的,做不了任何主,也不需要他們做主,他倆就像小孩,被照顧,被安排,不光不能反抗,還要感激感恩。 是呀,這樣的「好日子」,一般人都覺得是福氣,啥也不做,啥也不用管,還不花錢,多好啊。可惜,英子的那種心理,也真的能理解。 因為公婆認為對兒子兒媳「好」的那些方式,未必真是年輕人想要的,他們已經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和習慣,需要自己做些主。 如果父母全權插手他們的生活,他們就會覺得自己在這個家中,依舊像孩子一樣,沒有一點點自由和主權,生活起來其實是很壓抑的。 像英子婆家這個條件,想必分開住還是有條件的,所以想要找到自己釋放又自由的生活方式,只能跟公婆分開住。 否則一旦有了孩子,想必也會因為照顧孩子和教育孩子的問題,跟公婆發生衝突和矛盾。 因為生活習慣可以妥協,但是自己孩子的照顧養育方式,年輕人怕是不那麼容易妥協,但是這樣子,兩代人的衝突也就多了。 對於那些公婆來說,若自己還利索,身體好,也不缺錢,其實最好是讓兒女自己出去單過,各自有不同的習慣,也應該獨立生活。 有年輕人自己的空間,互不干涉,偶爾見面,那樣感情自然會好許多,也不會讓被照顧被管理的一方覺得有壓力。 可是很多父母覺得自己像保姆一樣照顧兒女,為啥還不領情,覺得委屈,其實就是因為自己的「照顧」可能也是一種「管理」,讓他們覺得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同時又因為習慣不同,卻不能反駁父母而難受。表面上看都是順從服帖的,心裡卻是有許多不情願的。 適當放開手,讓他們自己去生活,是每個父母都要習慣和學會的方式,特別是當他們結婚了,更應該讓他們自己去過小日子,去折騰。 哪怕最初他們的生活讓老人覺得有些「兵荒馬亂」,那也是一個過程,可能他們自己還會從這個過程中取得樂趣。 總之,尊重他們的感受,才是真正的關愛和關照,否則多半都是費力不討好。

  • 岳母生病丈夫要求AA,婆婆生病丈夫主動取消,妻子:誰父母誰照顧

    岳母生病丈夫要求AA,婆婆生病丈夫主動取消,妻子:誰父母誰照顧 亦舒在《我的前半生》曾寫道:人為什麼要結婚,還不是因為人生不易,需要找一個人同舟共濟。 如果這個人不但沒辦法跟你同舟共濟,患難與共,還要落井下石,那麼這個人就不再值得你託付終生。哪怕他再如何巧舌如簧,再如何信誓旦旦,女人也不要再相信。 愛一個人,就會愛屋及烏,把她的父母當成自己的父母,贍養孝敬。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麼女人這輩子對這個男人還有什麼好指望? 一個男人,連你的父母都不願意照顧贍養,你還敢指望他會善待你一輩子嗎? 01、岳母生病丈夫要求AA制 沒結婚之前,老公信誓旦旦地對蘇靜說,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一定會把你的父母當成親生父母來對待。蘇靜信以為真,不但說服了父母陪嫁一套房子,還帶著20萬嫁妝倒貼下嫁到了婆家。 只是老公的信誓旦旦,在蘇靜媽媽生病的時候,卻變成了一句笑話。當時的蘇靜,生下孩子半年,剛恢復了工作,結果卻碰上了母親病倒。 母親是為了蘇靜和孩子病倒的,蘇靜月子和孩子,基本都是母親一個人在照顧。至於傳說中的婆婆,卻只在蘇靜生下孩子來醫院看望了一眼,就走人了。 母親是為自己和孩子病倒的,蘇靜自認為照顧母親,包攬醫藥費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可誰知道,當她跟老公商量,承擔母親5萬醫藥費的時候,老公卻反對激烈,說你父母有退休金,不缺這5萬塊錢,我們沒必要大包大攬。 蘇靜有些難過,她父母有退休金,那是父母的事情,與他們無關。為人子女,就應該要盡到自己的孝心和本份。可老公不肯出錢,甚至還放話,蘇靜要出錢可以,以後夫妻AA制,別想著拿他的錢去孝敬父母。 02、婆婆生病丈夫要求取消AA 蘇靜沒有妥協,最終拿出自己的工資,承擔了母親的醫藥費。見蘇靜一意孤行,老公氣急敗壞,開始嚴格執行AA制。家裡的一應開銷,他都要跟蘇靜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讓自己吃半點虧。 為了母親的病情,本就心力交瘁的蘇靜,沒有二話,就答應了AA制。等母親康復出院後,蘇靜跟老公爆發了史無前例的爭吵。可最終誰也沒能吵贏,只是夫妻的裂痕和隔閡也越來越大。 如果不是為了孩子,不是為了父母,蘇靜早就跟老公離婚了。只是蘇靜的這份隱忍,老公卻依舊不懂得。或者說,即便他懂得了,他也不願意去體諒。 蘇靜也不以為然,AA制就AA制,家裡一切開銷全都兩個人分攤。婆家的人情往來,蘇靜也一概不搭理。哪怕婆婆抱怨,蘇靜也一如既往地過著自己的日子。 直到婆婆生病住進了市裡的醫院,當時老公工作忙,早出晚歸,根本顧不上婆婆。可他又不放心護工照顧,就破天荒主動提出取消AA制,說他媽媽不能沒人照顧,他原諒了蘇靜當初對娘家的補貼。 03、妻子樂了:誰的父母誰照顧 老公的高姿態,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多麼包容和善解人意。可只有熟悉老公的蘇靜才知道,這個男人極度虛偽和自私。 她媽媽生病,老公就要求AA制,絲毫不參與照顧岳母的事情。等他媽媽生病,又要求取消AA制,還拿孝道綁架她去醫院照顧,門都沒有。 蘇靜看透了老公的嘴臉,一時之間,覺得這段婚姻,堅持下去沒有一點意義和價值。她告訴老公:誰的父母誰照顧,這可是你當初告訴我的,我只是把話原封不動地還回給你。 蘇靜說到做到,果真沒去醫院照顧婆婆,甚至只帶著孩子去探望了一次,就收拾行李回了娘家。至於老公如此一邊忙工作,一邊忙照顧婆婆,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畢竟當初是他不仁在先,就別怪她不義在後。 蘇靜老公的AA制,果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果報應,一點也沒錯。岳母病倒推卸責任,還跟妻子劃清界限。婆婆生病卻又道德綁架妻子盡孝,這樣的雙標男人,女人還有什麼可留戀的? 今日話題: 你如何看待夫妻實行AA制? 半夏解語:剖析婚姻情感,教你讀懂人心人性!

  • 父親住院7萬治療費哥嫂出5萬,弟弟:老大該多付出,那兩萬也你出

    父親住院7萬治療費哥嫂出5萬,弟弟:老大該多付出,那兩萬也你出 01 生活中不公平的待遇處處可見,那些斤斤計較的人也是數不勝數,比起外人的處處算計,自己身邊至親的斤斤計較才最傷人心。 劉昊(化名)就有一個什麼事都特別算計的弟弟。 02 劉昊出生於一個普通人家,他的家庭條件雖然不至於窮的吃不上飯,但是也是屬於十分的貧睏了。 這種家庭條件如果只有他一個孩子也許生活還不會那麼困難,可是他家卻偏偏養育著兩個孩子。 劉昊有一個比他小三歲的弟弟劉洋(化名),自從弟弟出生之後,劉昊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本應該是一個三歲不記事的孩子,可是劉昊卻格外的成熟懂事。 他從來不會跟弟弟搶東西吃,更不會跟弟弟爭風吃醋,雖然父母並沒有過多的教育他,叫他讓著弟弟,但是他似乎明白,弟弟比自己小,所以比自己更需要父母的關愛。 三歲的孩子原本應該會特別地粘人,但是劉昊卻不會,他餓了會自己找吃的,渴了就自己喝水 ,睏了就自己哄自己睡覺,劉昊的懂事讓原本就覺得委屈了孩子的母親,更加地感到虧欠他的太多了。 漸漸地,劉昊和弟弟也都長大了,劉昊一直特別照顧劉洋,因為家庭條件不好,所以他總是不捨得吃不捨得穿,把最好的都留給劉洋,在外面更是百般的護著劉洋,絕對不會讓外人欺負自己的弟弟。 劉昊和劉洋兄弟二人的感情特別的好,但是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他們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了。 劉昊對劉洋的偏袒讓劉洋覺得自己本就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所以他並不懂得感恩,而是越來越肆意妄為,當他的要求得不到滿足的時候,就會開始跟家裡人大吵大鬧。 劉昊看不慣弟弟對父母的不尊敬,於是便以兄長的身份教育劉洋,讓他不要總是無理取鬧,更不能目無尊長。 而劉洋卻一臉的不屑,他覺得劉昊只不過是想在父母面前體現自己罷了,兩兄弟年齡差距並不大,劉昊卻總是以哥哥的態度教育自己,這讓劉洋內心十分地不服氣。 劉昊和劉洋也許是因為從小受到父母的管教不一樣,而導致現在他們的性格也完全不同,劉昊為人沉穩,吃苦耐勞,特別的踏實;而劉洋卻大大咧咧,自私自利。 劉洋甚至認為父母和哥哥對自己好,那都是理所應當的,他們越是疼愛劉洋,越是讓他為所欲為。 劉洋的父母和劉昊對他的百般寵愛,導致了劉洋如今性格的形成,家人對他的忍讓,卻讓他變得越發的肆意妄為。 性格決定人的一生,劉昊長大之後找了一份穩定的工作,不久之後就結識了他未來的妻子,交往了幾年之後兩人就結婚了。 劉昊的日子就這樣按部就班地過著,雖然生活沒有多姿多彩,但是他卻過得十分的安逸。 而劉洋卻總是特別張揚地活著,他自認為自己很了不起,所以總是看不起別人,這導致他年過三十了,還一無所有。 身邊沒有可靠的朋友,自己沒有收入來源,更沒有可結婚的對象,劉洋的生活過得看不到未來,而劉洋卻一點都不著急,一點正常的中年危機都沒有,依舊整天無所事事地混日子。 忽然有一天,劉昊的爸爸突發腦梗住進了醫院,經過了一番搶救之後,雖然人已經無大礙了,但還是需要繼續留院接受治療。 劉昊接到了母親的電話之後,第一時間就趕到了醫院,而劉洋卻始終不見蹤影,直到父親脫離了危險,轉入了普通病房之後,劉洋才來到醫院。 然而當劉洋看到父親已無大礙之後,便找了藉口準備離開,結果卻被劉昊夫妻兩人攔了下來。 他們把劉洋帶到了醫院走廊,並表示父親從搶救到現在住院治療,所有的費用他們都已經付完了,一共是七萬塊錢。現在把他叫出來就是商量一下共同來承擔這筆醫療費。 劉昊說道:「我是哥哥,就多承擔一些,我出五萬,剩下的兩萬就由你來承擔吧,就算是你的一份孝心。」 劉洋知道了哥哥嫂子把自己留下了的原因之後,便耍起了滑頭,他先是表示自己這些年沒有工作,所以根本拿不出錢來,然後他又說道:「你是我哥哥,又是家裡的老大,理應就該多付出一些,所以那兩萬你也出了吧。」 劉昊沒想到劉洋居然會在這件事上跟自己討價還價,他剛剛想教育教育劉洋,卻被他無情地打斷了,劉洋不顧劉昊的阻攔,徑直走出了醫院。 03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導師,所以父母的教育對孩子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有些孩子性格特別的倔強,凡事還都特別的自我,這多半是父母從小寵出來的。 通過劉昊的故事,我們應該要明白下面這兩個道理: 一、父母的過度寵愛,只會讓孩子變得為所欲為。 父母對待自己的子女,永遠都是千方百計地想要護他們周全,給他們最好的生活,生怕他們受到半點傷害,更是覺得自己無論付出了多少始終都還是不夠。 所以就有些家長會表現出特別的溺愛孩子,什麼事兒都不讓孩子去做,怕他們受傷怕他們受累,孩子犯了錯誤也捨不得打罵,只是淺淺的說幾句,孩子無論提出什麼要求,父母都會滿足。 在父母的這種呵護下成長的孩子,會特別的自私,而且他們毫無處事能力,在生活中更是半點苦都吃不了。 這些孩子會因為自己的自私而交不到朋友,因為他們被父母寵慣了,所以覺得凡事都得聽自己的,可是現實生活中卻沒有人會寵著他們,大家相處在一起,彼此之間都是平等的。 父母對孩子的溺愛,其實是對他們的一種傷害,自己總是把他們保護得很好,卻不曾想過將來有一天自己離開了之後,孩子很有可能會因為適應不了外界的社會,經受不住生活的打擊,而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父母並不能陪伴孩子一生,所以做家長的,除了要保護好、照顧好他們之外,還要讓他們學會自力更生,只有敢於放手讓他們自己去體會生活,他們才可以變得堅不可摧。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

  • 弟弟一家4口來打工,想暫住哥嫂家一年,哥哥拒絕:我也寄人籬下

    弟弟一家4口來打工,想暫住哥嫂家一年,哥哥拒絕:我也寄人籬下 01 知恩圖報是正常人都懂得的道理,得寸進尺則是貪婪之人的日常心態。 有些兄弟倆,打小活在一個屋檐下,同吃同住一起長大,有的學會了感恩、懂得知恩圖報,有的人卻學會了貪婪狡詐,想盡一切辦法從別人身上搜刮油水。 阿良(化名)和弟弟性格迥異,他們人生遭遇也大相逕庭。 02 阿良和弟弟出身於一個農村家庭,環境不算差,但他們家沒什麼錢。 村子和一個小鎮子只有一條國道之隔,阿良的父母是農民,只能種地,也很眼饞旁邊鎮子上的國企大廠子,那些工人有五險一金,又能便宜買樓房住。 95年出生的阿良,和98年出生的弟弟,也在小鎮子上上學。 他們的父母,還不如小鎮子的菜市場上開小商店的人有錢,這給兩個孩子的三觀造成了一定的衝擊。尤其是弟弟,非常羨慕那些廠礦子弟能穿著名牌衣服和鞋子,有錢一點的小孩,還能拿著隨身聽在學校里聽歌。 相比之下,阿良大弟弟3歲,心思就更加沉穩一點。 阿良看到周圍的學生比自己家條件好,也羨慕了一陣,但是他發現,那些小孩跟自己沒什麼不同,一樣會羨慕條件更好的小孩,他就突然釋懷了。 更何況,阿良學習很認真,成績比廠礦子弟還好,他就更加心態平和了。 有趣的是,那些有錢的小孩,其中還有一些人在小測驗的時候作弊,偷偷看書,阿良就坐在那人後側方,看得清清楚楚,只是老師沒發現。 阿良啥也沒說,但他徹底不羨慕這些比自己有錢的小孩了。 阿良發現弟弟也羨慕別人家有錢,就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告訴給弟弟,希望他能解開心結。 但是弟弟想法卻不一樣,他覺得那些小孩家裡有錢,還膽子這麼大敢作弊,居然沒被老師發現,這都說明人家有本事。弟弟想:光靠自己學習,什麼時候能出頭? 弟弟的心態反而變得更消沉,越來越熱衷於鑽營。 兄弟倆的三觀就在這時候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他們的交流越來越少,感情也變淡了。 阿良憑自己的本事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大學,但是因為家裡條件差,生活比較拮据,大學畢業之後在城市裡生活,也一直認真存錢,幾乎不怎麼消費。 認真踏實的阿良給同學、老師和同事留下了好印象。 就連他的年輕老闆也覺得他很會做人值得深交,看中了他的老實本分從不遲到曠工,把公司大門鑰匙都給他了,工作做得好就給他發紅包,格外關照他。 雖然如此,阿良想憑著自己的本事買房買車結婚,還是太難了。 阿良這人對人對事態度都很認真,覺得自己沒錢,不能耽誤別人小姑娘,所以一直也沒談戀愛。那個比他只大2歲的小老闆知道了後,給他介紹了個對象。 這個女生家庭條件很不錯,父母是做生意的,女生不喜歡讀書,早早就出國去了,學習方面是一塌糊塗,但是架不住家裡有錢寵著,父母就找了家庭教師來教育女兒。 現在這女生有點戀愛腦,喜歡看電視劇,不愁吃穿。 唯一特殊的就是,這個女生「口味」比較特殊,她挑對象的條件比較苛刻,要那種不怎麼跟女生講過話的、純情的、沒有戀愛史的男生。 小老闆覺得阿良很合適,就介紹了一下,結果女生非常滿意,兩人就交往了。 阿良和女生交往了才發現,其實她並不是那種嬌氣、矯情的女生,反而很有想法,性格也是不受拘束,兩人在一起反而挺開心的。 阿良和女友在一起4年,女方父母才同意結婚,主要還是不放心這個窮小子。 經過4年時間,阿良證明了自己是一個言行如一的單純的人。 結婚時,女方父母要求由女方家出房和車,全款,並且寫女方父母的名字。他們認為,以後看阿良的表現,再考慮要不要改房本上的名字。 阿良很知恩圖報,要知道,岳父岳母給買的房子是超大的4居室房,他們兩人根本住不了這麼大的房子,岳父岳母也不住進來,人家自己有房子住。 阿良覺得自己走進這房子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所以,儘管女方家提的所有要求都看上去很像讓阿良做上門女婿,阿良也非常感激。 結婚2年後,阿良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說是弟弟一家人到阿良所在的城市打工了,不知道到了沒有,讓阿良幫忙照顧一下弟弟。 阿良就給弟弟打了個電話,讓他來聚一聚。 第二天,弟弟一家四口背著幾麻袋行李來了,張口就提出要在哥哥嫂子家裡住一年。 阿良連連拒絕:「那可不行啊,這不是我的房,我說了不算,我也是寄人籬下,幫不了你。」 弟弟說:「好,幾年不見你真有本事,我拖家帶口的,生了倆娃,我容易嗎,你就這樣對親兄弟?這不是你家嗎,你怎麼說了不算?」 阿良知道,弟弟早就跟自己三觀不一致了,弟媳看起來也是一臉要碰瓷的樣子,他知道不能留下他們,連忙把東西往外搬。 阿良說:「這房子寫的是我岳父的名字,不是我的,你再不走,他知道了肯定會報警。」 弟弟聽了面露狠色,狠狠瞪了哥哥一眼,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走了。 03 有的人看起來「老實」「憨傻」,其實他們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非常清醒。 有些人很會耍小聰明,總是能占到別人的便宜,但長遠來看,他們總是把自己的人生過得亂七八糟,算計了一輩子,最後啥也沒撈著,日子越過越苦。 價值觀的不同,讓他們有了截然不同的人生境遇。 一:知恥而後勇、奮起直追,而不該知恥而墮落 不同的人在面對一件事的時候,感受不同、想法不同,隨後的做法也有不同。 正如上文故事中,哥哥為自家窮而羞恥,但是卻能看到別人的不足,發現有錢人家的小孩也有不如自己的地方,自己該向什麼方向努力。 弟弟卻鑽牛角尖,認為有錢人的世界什麼都是好的。 心態的不同,導致他們一個奮鬥努力、一個自私鑽營,人格有了雲泥之別。 現實里,雖然每一個努力奮鬥踏實生活的人,不會總有這麼天大的好運,但他們也不用為了挖空心思占別人便宜而睡不著覺,人生中沒有那麼多負能量,生活也比較舒適。 那些占不到便宜生悶氣的、占了便宜害怕被發現的,惶惶不可終日,又繼續圖謀下一次占人便宜,這樣的生活才是真的累,毫無希望可言。 二:不要隨便把到手的幸福分出去 在現實生活中,有些男人腦子還是有點拎不清的,即便是自己為人善良、踏實,交了好運,也很快就把到手的幸福送了出去。 […]

  •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供弟弟上學7年,畢業後姐姐停止轉錢,母親找上門:你弟還沒結婚 01 對於多子女,很多人抱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兒女雙全是種福分,湊得一個好字才算人生贏家。 但也有個別父母,依然根深蒂固地認為還是兒子好,畢竟還是需要兒子傳宗接代,而對待女兒,則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早晚都會成為別人家的人。 這種扭曲的思想會導致父母心安理得的重男輕女,為此受到傷害的女兒不勝其數。 范秋榕就是身處於這樣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原生家庭不僅沒有帶給她快樂和關愛,而且只帶來了無盡的陰影與悲痛。 02 范秋榕是一個農村姑娘,她從小就深刻體會到了重男輕女的痛楚。 她的母親在生下她的時候,因為全家都期盼著希望會是個男孩,但未能如願以償,所以,自她出生以後,全家都對她沒有好臉色。 范秋榕母親也因為生下的是女孩,而被婆家所嫌棄,一直要求她再生男孩,如果生不了男孩就哪兒來回哪兒去,因此,母親對她的態度,也談不上什麼慈愛。 秋榕母親為了能生個兒子,甚至還給女兒取了個小名,名為招娣,可想而知有多麼封建傳統。 但他們盼了多年,母親的肚子一直沒個動靜,而母親也被婆家指著鼻子罵了不會下蛋的母雞,她在婆家受了氣,便把火兒都往女兒身上撒,那段時間,真可謂是秋榕的童年陰影。 在秋榕六歲那年,她的母親終於盼來了一個兒子,這才算是在家中有了一席之地。因為兒子的誕生,母親在家裡也有了地位,這更讓母親覺得兒子是福星,女兒卻是個掃把星。 從小到大,秋榕為了討好父母,總是力所能及地幫著父母做事。年幼的她自小便學會親自照顧弟弟,常常搶著幫母親做家務,就為了能得到父母的認可與關愛,但她做得再多,父母都對她很是冷淡。 甚至弟弟有一點磕磕碰碰,不管是不是秋榕的原因,也不論她在不在場,都會被認定是她的責任,認為她沒有照顧好弟弟,為此挨罵挨打都是家常便飯。 等到秋榕初中畢業時,父母險些讓她輟學,他們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沒必要花那多餘的錢讓女兒讀書。 自小成績就很優異的她,也格外喜歡讀書,她哭著哀求了很久,父母都無動於衷。後來,學校老師主動找到家來,並且提議資助范秋榕,還和她的母親反覆強調了讀書的重要性,父母這才同意讓她繼續讀書。 范秋榕也爭氣,整個高中生涯,她的成績都名列前茅,順理成章地考上了國內知名大學。上了大學後,她更是拿遍了學校的獎學金,也申請了勤工儉學,在大學期間便靠自己的能力賺取了生活費,還清了老師資助上學的所有費用。 等她畢業後,也憑自己的本事留在了城市一家名企工作,這時,父母以她開始工作,有了收入為由,開始向她索要回報,讓她每月按時打款回家,供弟弟上學。 前面也提到了,秋榕的高中到大學,其實大部分都是靠老師的資助和自己的努力才得以堅持下來,但她的父母卻還是時常把「辛苦供女兒上大學」這樣的話掛在嘴邊,美其名曰該到了女兒報答的時候了,以此為理由向秋榕伸手要錢。 其實,剛參加工作的秋榕,只能在最底層奮鬥,工資也只有三四千,她所在城市的消費又高,每月還要按時給父母匯一半工資,她只能節衣縮食,節省自身開支。 哪怕到了現在,工作多年的秋榕,早已薪資過萬,但她也依然聽從父母的話,只給自己留一兩千作為生活費。 最困難的時候,秋榕甚至連出租房的電費都交不起,只好自請留在公司加班,到家摸黑洗漱後倒床便睡。可她的父母從不過問她的生活,也從不關心她的錢是否夠花。 後來,范秋榕在工作中與自己高中同學兼好友重逢,舊友重逢自然有聊不完的話題,她的這位閨蜜從前就深知她家裡的情況。 兩人在聊天過程中,她聽說秋榕仍然在毫無底線的接濟父母和弟弟,甚至已經負責了弟弟高中到大學的全部學費,閨蜜對她十分恨鐵不成鋼。 她勸誡秋榕:「你努力地生活,就是想讓你的父母看見你的優秀,甚至希望有一天能讓你父母誇獎你一句。但這麼多年了,你付出了這麼多都沒有得到他們的認可,你怎麼還想不明白?」 「你付出得再多,他們都覺得理所當然。因為你是女兒,所以在他們眼中你就是個外人,外人給得再多,都不及自家兒子,甚至對你的付出仍不滿足。這樣硬的石頭心,你捂不熱的……」聽了閨蜜的話,秋榕不是沒有感觸,但她還在猶豫徘徊。 在閨蜜的再三告誡下,她終於決定為自己考慮,她決定只資助弟弟到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後,她便不再資助弟弟,可即便這樣,也已經資助了弟弟7年了。 這年,秋榕弟弟大學畢業,她的父母連弟弟的工作都給安排好了,供了弟弟7年之久,她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點積蓄,如今弟弟已經有能力工作賺錢,她便準備停止資助。 這個月,她沒有按時給父母匯款,母親一個電話直接打來質問,她便和父母說,弟弟已經有工作,有能力賺錢了,便不準備再資助弟弟,想給自己存點嫁妝。 范秋榕以為父母會理解她的想法,甚至會關心一下她的感情生活。但不想,母親聽說不能打款,立馬火冒三丈,直接罵她不孝女,說她自私自利,不考慮弟弟,還說什么弟弟一天不結婚,就一天不能斷了匯錢回家的舉動。 聽著母親三句話不離錢,秋榕十分傷心也十分懊惱,她第一次態度強硬地拒絕了母親,甚至掛斷了母親的電話。 沒想到,范家父母直接找上了門,他們來到秋榕住的地方大吵大鬧,鬧得人盡皆知,就為了逼迫女兒繼續供養兒子,直至兒子結婚。 父母的行為讓鄰居及旁人以為秋榕是個不孝女,讓秋榕受盡了周圍鄰里的指指點點,甚至他們還企圖鬧到秋榕的工作地點,最後,還是秋榕報警才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著父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為,秋榕很是寒心,她自認為對父母已是仁至義盡,卻不想父母卻如此貪得無厭,絞盡腦汁地想要榨乾她每一滴血。 經過這事,她決心和父母斷絕來往,餘生只過好自己的日子,等到父母老了,也只儘自己該盡的贍養義務,絕不再付出更多。 03 心理學家弗蘭克·卡德勒曾說:「生命中最不幸的一個事實是,我們所遭遇的第一個重大磨難多來自家庭,並且,這種磨難是可以遺傳的。」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

  • 老人收養倆孤兒,老人去世沒人送行,有錢的孩子卻說工作忙

    草棚村是一個偏僻的小村子,村裡有個叫李秀蘭的女子,她勤勞心善,可就是因為面相醜陋,所以獨身了一輩子,未有婚嫁,大家說起李秀蘭都是唏噓不已。 李秀蘭不是村裡的本地人,她是被草棚村一個老人撿回來的孤兒,李秀蘭的臉布滿青斑,看上去其丑無比,大家都猜,李秀蘭被扔掉,或許就是因為她的這張臉。 從小李秀蘭就不受村裡其他的小孩待見,大家從小都叫她醜八怪,她能長大也全靠了救她的王老漢,王老漢對她非常的好,硬是把她拉扯大後,才撒手人寰。 雖然李秀蘭成年後,但還是沒有一家人願意娶李秀蘭為妻,李秀蘭也沒想過這些事,認真的種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也是在李秀蘭30歲那年冬天,到鎮上買菜的她在回來時,看見路邊躺著兩個嬰兒。 李秀蘭本就是個心善的人,看這兩個嬰兒臉都快凍紫了,於是她就把這兩個孩子帶回了村裡,也許是怕自己養不活兩個孩子,於是她就抱著一個孩子去村裡找人收養,可其他人除了罵她神經病外,每一個人願意收養這孩子。無奈下的李秀蘭只好自己養兩個孩子。 那段日子是李秀蘭最艱難的時候,李秀蘭不僅要照顧兩個孩子還要去城裡做體力活掙錢養孩子,就在李秀蘭這樣的拚命下, 兩個孩子也漸漸長大,要讀書了,這時李秀蘭的壓力更大了,李秀蘭還是把兩個孩子送去了學校,自己拚命的打工。 李秀蘭這兩個孩子啊,老大很聰明,學習也認真,可老二卻一點不聽話,而且學習成績也不怎麼好,也正是如此,老二在學習不受待見,到處惹禍,老師都勸了李秀蘭幾次,讓她把老二接回去, 還說讓他讀書就是浪費錢,可李秀蘭還是求著老師留下了老二。 村裡人也常說老大以後肯定有出息是個好人,這老二從小就不學好,長大後肯定是個遊手好閒的小混混。 就在這樣的日子裡,老大老二都讀到了高中,老大考了一所好大學,政府保送,老二考了一所差的大學,本來李秀蘭也準備送老二去讀書的,可老二卻拒絕了說:他不喜歡讀書,就留在家裡做農活吧。 日子一天天過去,老大去了城裡讀書,自從老大離開家後,回來的時間越來越少,一開始他還會每年回來一次,可後來幾年都不回來,還說工作忙,這段時間李秀蘭也重病了,全靠老二一個人照顧她。 老二也打電話給老大過,可老大卻不理會說工作忙,為此老二還和老大大吵了一架,這不最近李秀蘭病重在床,也常常念叨老大,於是忍無可忍的老二就託人照顧母親,自己偷偷去了城裡找老大,讓他回去看看母親。 可等老二看到衣冠楚楚的老大後,他卻說不出話來了,因為老大說:工作比李秀蘭重要,因為他現在到了發展的關鍵時刻,而且老大還說:李秀蘭並不是他的親生母親,他這些年也已經打了不少錢給李秀蘭治病,他現在不欠她的了,而且他現在確實是工作重要,說完這些話老大遞給老二一張卡,這裡面有一萬塊錢,拿回去,就別來找我了。 老二沒有伸手接卡,而是自己轉身走了,老二回家後,躺在床上的李秀蘭問 :老二啊,老大回來沒啊!「媽有出息!他不像我沒本事,他的工作確實忙得脫不開身啊,這次我去見他也就幾分鐘,你可別怪他啊」。 「我不怪他!這孩子從小就是這樣啊,只是村裡人罵得厲害啊,我只是怕他背著罵名,才想他回來啊」,李秀蘭低聲說道。 李秀蘭就這樣在床上又躺了一年,她才離開了這個世界,在這期間老大一次也沒回來過,甚至連老人走的時候,老大都沒回來送行。不知道他是怕愧對母親還是怕鄉里人罵他。反觀從小不被人看好的老二,卻一直孝心的送走的老人。 這件事後,老大被村裡人罵慘了,他也從來沒回來過,也是因為這件事後,大家都說;看了李秀蘭,看了阿二,大家都說不能以貌取人,看人要看內心。

  • 我相信,人是環環相扣的; 現在,你如何對待你的父母;以後,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

    兒子下班回來剛走到房門口就聽見: 媳婦大聲的對婆婆說:「煮淡一點你就嫌沒有味道,現在煮鹹一點你卻說咽不下。你究竟想怎麼樣?」 兒子打開房門,母親一見兒子回來,二話不說便把飯菜往嘴裡送。兒子過去試了一口,馬上吐出來,轉身對老婆說:「我不是說過了嗎,媽有病不能吃太鹹 !」 “那好!媽是你的,以後由你來煮!」媳婦怒氣衝衝地回房。 兒子無奈地輕歎一聲,然後對母親說:「媽,別吃了,我去煮個面給你吃」 「仔,你是不是有話想跟媽說,是就說好了,別憋在心裡!」 「媽,公司下個月升我職,我會很忙,至於老婆,她說很想出來工作,所以 ……」 母親馬上意識到兒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媽去老人院。」聲音似乎在哀求。 兒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尋找更好的理由。「媽,其實老人院並沒有甚麼不好?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沒有時間好好服侍。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顧,不是比在家裡好得多嗎?」 「可是,阿財叔他……」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速食麵,兒子便到書房去。他茫然地佇立於窗前,有些猶豫不決 。 「你媽都這麼老了,好命的話可以活多幾年,為何不趁這幾年好好孝順她呢?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啊!」親戚總是這樣勸他。 兒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會改變初衷。 傍晚,太陽收斂起灼熱的金光,躲在山後憩息。一間建在郊外山崗的一座貴族老人院 。 是的,錢用得越多,兒子才心安理得。當兒子領著母親步入大廳時,嶄新的電視機,42英寸的螢幕正播放著一部喜劇,但觀眾一點笑聲也沒有。幾個衣著一樣,髮型一樣的老嫗歪歪斜斜地坐在發沙上,神情呆滯而落寞。有個老人在自言自語,有個正緩緩彎下腰,想去撿掉在地上的一塊餅乾吃。 兒子知道母親喜歡光亮,所以為她選了一間陽光充足的房間。從窗口望出去,樹蔭下,一片芳草如茵。幾名護士推著坐在輪椅的老者在夕陽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靜得令人心酸。縱是夕陽無限好,畢竟已到了黃昏,他心中低低歎息 。 “媽,我……我要走了!」母親只能點頭。他走時,母親頻頻揮手,她張著沒有牙的嘴,蒼白乾燥的咀唇在囁嚅著,一副欲語還休的樣子。 兒子這才注意到母親銀灰色的頭髮,深陷的眼窩以及打著細褶的皺臉。母親,真的老了 ! 「媽媽不要丟下我!媽媽不要走!」最後母親沒有丟下他。 他連忙離開房間,順手把門關上,不敢回頭,深恐那記憶像鬼魅似地追纏而來。 他回到家,妻子與岳母正瘋狂的把母親房裡的一切扔個不亦樂乎。身高3英寸的獎盃──那是他小學作文比賽《我的母親》第1名的勝利品!華英字典──那是母親整個月省吃省用所買給他的第1份生日禮物!還有母親臨睡前要擦的風濕油,沒有他為她擦,帶去老人院又有甚麼意義呢 ? 「夠了,別再扔了!」兒子怒吼道。 「這麼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麼放得下我的東西。」岳母沒好氣地說。 “就是嘛!你趕快把你媽那張爛床給抬出去,我明天要為我媽添張新的!」 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現在兒子眼前,那是母親帶他到動物園和遊樂園拍的照片。 “這些東西都是我媽的財產,一樣也不能丟!」 「你這算什麼態度?對我媽這麼大聲,我要你向我媽道歉!」 “我娶你就要愛你的母親,你嫁給我就不能愛我的母親嗎?」 雨後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蕭瑟,行人車輛格外稀少。一輛寶馬在路上飛馳,頻頻闖紅燈,陷黃格,呼一聲又飛馳而過。那輛轎車一路奔往山崗上的那間老人院,停車直奔上樓,推開母親臥房的門。 他幽靈似地站著,母親正撫摸著風濕痛的雙腿低泣。她見到兒子手中正拿著那瓶風濕油,顯然感到安慰的說:「媽忘了帶,幸好你拿來!」他走到母親身邊,跪了下來 。 「仔,已經很晚了,媽自己擦就可以了,你明天還要上班,快回去吧!」 他囁嚅片刻,終於忍不住啜泣道:「媽,對不起,請原諒我!我們回家去吧!」 隨著自己愈長大,看著父母親臉龐從年輕變憔悴,頭髮從烏絲變白髮,動作從迅捷變緩慢,多心疼 ! 其實父母親要的真的不多,只是一句隨意的問候「爸、媽,你們今天好嗎?」隨意買的宵夜,煮一頓再普通不過的晚餐,睡前幫他們蓋蓋被子,天冷幫他們添衣服、戴手套….都能讓他們高興溫馨很久。有時,我常在想:我希望我的子女以後如何對我。那現在,我有沒有如此對待我的父母?我相信,人是環環相扣的; 現在,你如何對待你的父母;以後,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 朋友,人世間最難報的就是父母恩,願我們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順父母! 生命不要求我們成為最好的,只要求我們作最大的努力

  • 「老婆,父母供我名牌大學畢業,你陪嫁的房子必須寫我父母名字」

    父母供兒女讀書,兒女成材之後理應孝敬父母,給父母更好的生活,但那是在自己有本事的前提下,要是把這份責任帶給自己的另一半,還合適嗎? 01. 程雪已經和男友楚建領證了,但是婚禮還沒辦,領證就是合法的夫妻了,本以為自己找到的是如意郎君,如今卻發現是個心機男。 楚建家出生在農村,家裡有兩個姐姐,他是唯一的男丁,當年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北京985.211大學,畢業後在金融系統工作,收入頗豐。而程雪在這個城市雖然是本地人,但是學歷不高相貌也一般,所以當時楚建追求她的時候她還很意外,當她知道楚建是個鳳凰男的時候也沒多考慮,那會她覺得鳳凰男應該會更孝順,更有擔當。 所以一開始父母非常反對程雪和楚建結婚的事,但是耐不住程雪的央求和執著,父母終於還是同意了。 02. 楚建這邊因為家境貧困,他參加工作時間也不長,所以就免去了彩禮和買房子三金一切事宜,程雪相當於和楚建裸婚,等辦婚禮的時候回農村辦一下就行,到時候也熱鬧。 本想著一切都定下來了,楚建便迫不及待的喊程雪去領了結婚證,畢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程雪就去領了證,兩個人成了合法夫妻。 一切都成定數之後,父母才告訴程雪他們準備給程雪陪嫁一套婚房,為了讓小兩口婚後壓力小一些,父母把婚房全款買了下來,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在本市有套自己的房子真的不容易。程雪很高興,當即就告訴楚建這個好消息。 03. 沒想到楚建向程雪提出一個條件,讓程雪的陪嫁房子寫上楚建父母的名字,他說這是父母的心愿,也是他的意思,父母供他讀名牌大學不容易,而且到時候父母來這邊和兒子兒媳一起同住,他們不會約束有歸屬感。 這是什麼鬼邏輯?程雪娘家陪嫁一套房,寫公婆的名字?程雪當即就反對了。楚建卻讓程雪好好考慮考慮,要不然到時候得不償失,既失去了好老公又失去了婚姻。 程雪回去和父母說了這件事,父母都持反對意見,還說本以為楚建是鳳凰男,現在看還不如個蘆花雞,讓程雪及時止損,趁沒孩子沒辦婚禮,早些離婚算了。 程雪有些猶豫,楚建確實是個優秀的人,但他不是個適合自己婚姻的人,要是離婚了她會成為二婚,可要她接受楚建的條件,她也做不到,現在她猶豫不決,婚期在即,她該如何是好呢

  • 兒媳,原諒我不能給你看孩子,我也想過過我自己的生活

    「老婆子,快點,走,跳舞去,到點了!」 「好了,馬上就來。」趙大媽急匆匆的洗了碗,趕緊換衣服,又去浴室梳了頭,拿口紅輕輕的塗了一點,用手理了理眉毛,最後把手上擦了點護手霜,照照鏡子,還不錯,她笑著說「好了,走吧!」 「走,這老太太打扮打扮還挺精神!」趙大伯一巴掌拍在老婆子屁股上,笑呵呵地說。 「你這老頭子,快走吧!」 老兩口拉著手走出家門。 到了公園,好多隊友已經等著了,現在天熱了,黑得晚,還不到七點鐘,天還挺亮,風很涼爽。 幾個隊友站在一起說說笑笑的,那個叫秀英的女人打扮得妖里妖氣的,只是和趙大伯打了一個招呼,就沒再過來。 趙大媽笑笑,也沒說什麼,在人群里等著七點鐘,隊長放音樂就可以開始跳舞了。 趙大媽跳得不好,剛學了半年,開始老頭子嫌棄她,總是和那個秀英一起跳,兩個人在她面前摟摟抱抱的,趙大媽那個生氣啊,可是沒辦法,這麼多年,這老頭的舞伴一直是那個人。人家倆人配合默契。 她回來了,老頭也對她愛答不理的。 是啊,老頭子自己過了七年,一個人已經習慣了。有她沒她都一樣。 那一年,她55歲,剛剛退休,正巧兒媳婦懷孕了,叫她過去伺候,她不能推辭,只好應承下來。 誰知道,這一看孩子,就是七年。因為在孫子三歲上幼兒園時,兒媳婦又懷孕了,接著伺候,後來又生了孫女,兒媳婦是大城市的孩子,從小嬌生慣養的,不願意帶孩子,孫子一直跟著她睡,她每天都很累。 開始的幾年,老頭子放假還去省城住幾天,可是趙大媽因為勞累,也不喜歡和老頭兒過多的接觸,慢慢地,老頭子覺得在兒子那也不習慣,也就去的少了。 趙大媽老兩口都是教師,在家鄉的縣城裡初中任職。一輩子辛辛苦苦的工作,養大了兒子,兒子上的大學不錯,留在了省城工作。 老兩口給他們在那買了房,用盡了畢生的積蓄,還好,老兩口有退休工資,也拖累不住兒子。 在兒子家看孩子,趙大媽從來沒有花過他們一分錢,她經常給孫子孫女買東西,平時做飯也是她買菜,一個月下來,工資也剩不了多少錢。 趙大媽從不計較這些,最主要的是心累,兩個孩子,從早上七點鐘跟著她到晚上睡覺,孫女小的時候,晚上還和他媽媽睡,後來一歲多,就和哥哥一起都要和奶奶睡,兒子媳婦回家除了玩手機什麼也不做,孩子還是找奶奶。 趙大媽也想歇歇,可是不行,本來就是來看孩子的,能說啥,生氣也得忍著。 關鍵是他們不幹活吧,還在家裡嚯嚯,那兒媳婦不疊被子,不洗衣服,吃個水果流湯,茶几上灑的到處都是,他們也不打掃。 趙大媽看不慣,沒辦法,兒子也那樣,說誰?兩口子恩恩愛愛的就行了。 後來這兩年,老頭子也退休了,趙大媽的意思是讓他一起過去幫忙帶帶孩子,老兩口也有個伴兒。 可是老頭子不去,兒媳婦這也不讓趙大媽把孩子帶回家住,沒辦法,只能是有空了,讓兒子開車,一起回家住兩天。回去一次開車要五個小時,也不容易。 就這樣分著過,直到前年,過年的時候回家,趙大媽發覺老頭天天去跳舞,左鄰右舍的也傳出了閒話,說老頭子和一個女人好上了。趙大媽這才著了急。 也難怪,趙老頭個子高,瘦瘦的,戴著眼鏡,看起來很儒雅,一點沒有那肚肥腸滿的油膩樣,又愛說愛笑,難免有人喜歡。趙大媽想回家,可是又不能丟下兒子家的爛攤子不管。只能經常打個視頻和老頭聯繫,別的也使不上力。 直到去年,小孫女上了幼兒園,趙大媽終於可以輕鬆了。她和兒子兒媳商量,這七年,她也累了,要回家休息休息。 兒子兒媳也答應了,趙大媽回家了。她每天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的,給老頭子做各種好吃的。晚上老頭子去哪她就笑盈盈地跟著,老頭子煩她,她也不說話。 這七年,確實是她冷落了老頭,她不能生氣,有對兒子兒媳的容忍,為啥不能容忍一下老伴兒呢?這麼大歲數了,一輩子都快走過來了,難道到了老年還要離婚不成? 趙大媽跟著進了舞蹈隊,大家知道了趙大媽的身份,也都熱情地歡迎。趙大媽看那秀英,除了愛打扮,長的也就那樣,那臉塗的白的嚇人,嘴紅的刺眼,但是,不得不說,這人跳舞就是跳的好,身段柔軟,愛笑,身材也好,一口一個大哥的叫著,男人們都挺喜歡她。 趙大媽不動聲色,趙大伯願意和人家跳就跳,她只是自己慢慢跟著學。 她從一點不會跳舞,到慢慢學,半年時間,終於可以跟上大夥兒了。反正她不會就問老伴兒,合法夫妻,怎麼了?秀英煩她也沒辦法。 就這樣,趙大媽廣場舞會跳了,交誼舞也撿了起來,過去年輕時候,他們學校老師們都學過。 趙大媽這日子過得輕鬆,臉色也越來越好,經常和姐妹們一起買賣衣服,買買菜,跳跳舞,每天和老頭子形影不離的。 老頭子從開始的嫌棄到對她越來越好,好像他們的感情又回到了年輕時候。趙大媽很開心,很知足。 兒子那邊也不用擔心,親家和兒子家離得近,親家母不願意看孩子,接送幼兒園還是可以的。 可是前幾天,她接到了兒子的電話,說讓她回去。趙大媽第一反應是孫子孫女想她了,她有時間就回去看看,可是現在疫情有點緊張,兒子那大城市又管得嚴,又要做核酸又要隔離的,還是儘量的少走動。孩子們想奶奶了可以視頻。 可是兒媳接過了電話,說讓趙大媽必須回去,因為她又懷孕了,並且決定要生下來。 趙大媽一聽這個消息,她是真怕了。這七年,她因為帶孩子,落下了腰疼腿疼的毛病,這休息得剛剛見好,而且她這血壓高,已經開始吃藥了。再讓她去伺候月子,帶孩子,再帶另外兩個正淘氣的孩子,趙大媽直接就認慫了,她不想再過那樣的日子了。 她第一反應就是,兒媳婦又不愛上班,兩個孩子都沒怎麼帶過,現在這第三個,就讓她自己帶著吧,歲數也不小了,三十六七歲了,也該獨立了。 可是兒媳非要讓她回去,她不好一口回絕,就說和趙大伯商量一下,如果他跟著去,她就去了,如果他爸還是不去,趙大媽也不忍心又留下老頭幾年不管,尤其是現在,萬一有個事,老頭自己一個人也不好辦。 兒媳掛了電話,趙大媽和老頭商量這件事。老頭聽了也很生氣,有兒有女了,還要三胎,要也好,自己帶唄,父母都在身邊,就耍著老婆婆一個人?有好吃好喝的給她父母送,回家過年也是大多數去她家,就這看孩子就得爺爺奶奶看? 內容未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